如今其他的财团齐齐抱团,凭她一个人的力量,如何能够力挽狂澜? 难道这次回来,心血要白费了吗?她真的要再一次服输,走上绝路,无路可退了么? “芷晴,你不能就这样,白白地让我们沈氏落入敌人之手!景越多年的心血葬送在父亲手上,父亲死不瞑目,闭不上眼啊!” “妹妹,你不可以放弃,你要为我和父亲报仇,夺回景越,夺回我们沈氏的根基!” “爸爸!哥哥!芷晴该怎么办?芷晴好累,好无助,好想你们真的不知道能不能撑到,揭穿罗氏阴谋,击败他们的那一天” 又是冰冷的一夜。分明是盛夏,她却觉得冰寒刺骨。悲凉的无助,像冰冷的潮水,一波一波地向她侵袭。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满室的阳光。沈芷晴艰难地活动一下僵硬的四肢,头晕目眩。再软的床,再熟悉的味道,没有了亲人,就谈不上舒适和美好。 “小姐,您醒了?来吃点早饭,到您快要上班的时间了。” “小姐,您的眼睛怎么了?哭了,做梦了?小姐,您看您现在的样子好是可怜,今晚做些好吃的给小姐补身体。小姐多吃一点,晚上也能睡得安稳。” “小姐,时间还够,您慢点,披上衣服,早上凉。” 在张妈的不断关切和唠叨中,喝下滚热的牛奶,沈芷晴才感觉到身体有了暖意。冰冷的四肢,此时也算是有了热度。 在新的景越里,她只是一个小职员,所以不打算太过招摇,对她行事也不利。沈芷晴朝车库的方向看了看,决定不要开车。 坐在公车上,望着不断移动后退的街道美景,陷入沉思。 “芷晴,你想完成伯父的遗愿,夺回沈氏,这些我懂。只是你现在势单力薄,无法与罗氏以及其他家族的老狐狸们相抗衡。所以你可以考虑我的意见,我的财势对于你的优势,是你无法否认的,甚至是你能否报仇成功的关键点。” “我需要一个贤惠的妻子,可以陪伴我帮助我的爱人。你需要我的地位和财源,我们只是互利互惠,不必构想太多。” 不知为何,乔少楠的提议,不听使唤地再次出现在心头。目前她最好的决定,无非就是和乔少楠结婚。借助他的人脉和势力,慢慢地将父亲的基业夺回来。 只是哪怕乔少楠心甘情愿,沈芷晴也不愿意利用他的好。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到底要不要做的决绝一些? “各位乘客,景越大厦到了,请后门下车。” “师傅,请稍等,还有人。”沈芷晴立刻反应过来,抓起包包起身,艰难地挤进密无缝隙的乘车人群。 “喂!这可是JINNUCHOO的限量版啊,你知不知道这双鞋多难买多贵?你就这么踩脏了,你赔得起?” “能不能有点眼神!要下车不知道早点起身吗?你是比较娇贵还是怎么的,多站一秒也不行?” “抱歉!”沈芷晴沉默的下车,不想反驳,就连眼神都是淡然若水,好似完全没听见身后两个女生鄙夷的话语。 在踩到那位名牌鞋小姐之后,其实沈芷晴还是真的很于心难安的,但是看清楚之后,她无语的默了。同时,她很神奇的心情轻松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