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款式的鞋子,她鞋柜已经有一双安家落户两年的同款。而且,所谓的名牌小姐的那双限量版,很明显就是仿真的。 从前沈芷晴的衣橱中,这样的奢侈品从来不少。哪怕是现在,衣橱里也堆满了这些名牌货。只是,现在的她,不再适合用那些了。 在景越,沈芷晴不过是小白一个,她需要的就是低调和谦虚,这样才能快速融入这个集体。自从她坚定的选择了报仇之后,她就只能孤身一人上路,这就注定了,她即将举步维艰,时时刻刻都深思熟虑。 两年后,再次来到景越,身份却改变了,从赫赫有名的沈家千金变成了一名再普通的员工。在经过大清洗之后的景越里,已经没有了以前熟悉的面容,没有对她宠爱有加的父亲,也没有为她承担一切的哥哥。 唯一遗留下来的,只有空洞的回忆。 早晨七点,景越还稍显清静。安静驻足门前的女孩,不过一身最简单的T恤牛仔的打扮,朴素却带着坚定和朝气。 谁能想到两年前离奇消失的沈家大小姐,曾经任氏集团的总裁夫人――沈芷晴,竟然会是一个这样衣着简单的邻家小姑娘? 当时,她明明有着庞大的金钱和权势可以任意的挥霍使用,却偏偏在沈家生意失败后,净身离开,离乡背井,孤身远赴海外,让所有准备看她笑话的人都大失所望。 不知不觉,景越带着褐色的玻璃墙上洒满了夏日里的灼烫阳光,那耀眼的光芒反射而来,让略显雄伟的景越好似披上了一层光晕。 沈芷晴迎着耀眼的阳光抬头,拼命的想要将这曾经属于沈家的办公楼看清楚,却被反射的光亮洒满眼眶,无法睁眼。 她抬手将被刺的些许涩然的双眼遮住,那即将垂落的水珠藏在指缝之间。父亲,哥哥,呵,你们可还安好? 芷晴,终于又回来了! 沈芷晴深深吸气,利用玻璃门将自己因为公交拥挤而散落的发丝理顺,将衣服上挤压出来的褶皱抚平,轻轻的推开前厅的大门,那转动的门似乎走起了孤独的乐章,伴她独自前行。无人知晓,她用了两个寒暑交替的时光,才再次回到这熟悉的地方――景越。 送入云霄的景越大厦的内部装潢已经有所不同,不似父亲办公时候那般高雅大气。深色带着纹理的大理石,蹭光瓦亮的墙壁,带着无比奢华的水晶吊灯,高不可及的天花板。 就连曾经的企业文化,也早已改的面目全非…… 景越大厦所有的部门安排都是很复杂的,21层的环境对于新人来说,简直堪比一个小型迷宫。好在,她上次面试的时候就已经比对了一下景越的楼层排布,竟然和两年前几乎没什么变化。 沈芷晴微微低下脑袋,掩饰着微微冷凝的眉目,驾轻就熟的来到电梯间。 “哎哎,这位小姐,劳烦等等,你是?为什么明目张胆的直接闯入景越大厦?”在大厅中准备开工的前台小姐,连忙将沈芷晴的去路挡住。 她从头到脚的扫视着沈芷晴,见她衣着简单朴素,过分寒酸的装扮,看着就不像是景越的员工,眼神越发的鄙视起来。 沈芷晴暗自叹息,实在是失算了。两年前的老人自然不可能还在,父亲离世之后,景越早已经历了巨大的变故和洗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