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越的那些老员工对景越的忠心,简直好比信仰。在父亲遇害之后,沈氏早已分裂,愤恨离开的员工不在少数,有一小部分虽然留了下来,不过是为了生活才不得不继续工作。但结果,却也是被阴谋陷害给一一逼走。 现在的景越早已面目前非,四分五裂,内部的勾心斗角不断。恐怕除了以前的个别高层还可以认出她,其他的就别提了。 “你好,我是财务部门的新同事沈芷晴,最近刚上班,害怕上班迟到,便早了点出门。” “哟,是同事啊,难怪这规矩啊都长在脑门上的。你是新人,连员工证都没有,还想上电梯?还是在旁边歇着,等会吧!”前台小姐小嘴一撇,根本懒得帮沈芷晴的忙,不甚在意的就想打发她走。 “那个,您能不能帮帮忙,帮我刷一下电梯卡?我是刚上班的,想早点去办公室做点准备工作。”沈芷晴温和的笑了笑,歉意的开口。 “你以为我们前台就真是为人民服务的?使唤我?让你去等等就过去等着,我都还没开工呢!” “那……行吧,谢谢你了。”时间还早,沈芷晴无奈,只能来到会客区等。坐在会客室的沙发上,她将早准备好的策划文件拿出来细细查看。 沈家尚未出事的时候,父亲宠着她,哥哥承担着家中的责任,沈芷晴可以肆意的学习自己所喜欢的文学,做自己喜欢的工作。 家族破灭,父亲一夕之间骤然死亡,哥哥惨遭意外掉落山崖音信全无。因为罗若茵的威胁,她被迫和任承煜离婚,悄无声息的远赴海外。在国外两年时间,她学习了很多,包括曾经让她避如蛇蝎头疼至极的工商管理。 如今回到本属于沈家的景越,她最应该做的,便是认真的工作,等待景越复兴的一天。 早上八点,阳光已经渐渐洒满景越广阔的前厅,由于上班的人渐渐出现,大厅中熙熙攘攘的欢声笑语隐隐约约的响起。但是,这都无法打扰沙发上认真工作的女孩。 I look at you Please don’e walk away I see you’re about to There is just something I’d really like to say…… 婉转动人的英文曲调在大厅回响,带着慵懒和温柔,上班的前10分钟播放这种轻柔的英文歌曲,是景越的新规矩,也只有罗氏这种矫揉造作的家族,才会定这样的规定。 沈芷晴慢慢的抬起头,和煦的日光照射在她白皙若瓷的肌肤上,渡上了一层金粉的光晕,让她显得越发清丽动人。只是单纯看外表,实在是让人很难相信她经历过那样沉重破碎的婚姻。 看着脚步匆匆的人群,沈芷晴有些意识恍惚,半天没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就在《should it matter》那动人的曲调快要进入尾声的时候,她才恍然惊觉这是景越上班之前的铃声。 她快速的看了手腕的手表一眼,天,已经八点二十五了。沈芷晴来不及去寻找前台小姐,快速的抓起包包,就冲着电梯间飞奔而去。 “抱歉抱歉,对不起,等等我!”沈芷晴在电梯快要闭合的时候猛地伸出手,卡住了电梯的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