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啊!这什么鬼?吓死人不偿命啊?” “就是啊,真不知道到底是走了什么霉运,大清早遇到神经病!” “真是一点素质都没有,就算不为自己的安全考虑,好歹想想会不会抓到里面的人啊!竟然就这么直接伸手进来,真是吓人!” 沈芷晴只觉得无比尴尬,脸上一阵火烧,都快要发出蒸汽了。她恨不得将自己的存在感努力再缩小一些,逃避着那些刺目的视线。 就在她快速按完楼层之后,就悄悄地调整自己的姿势,谁知却不小心碰到了身旁的女同事的手。那人正端着滚烫的咖啡,在碰撞下,咖啡无情的泼洒在沈芷晴手上。 “啊!”突如其来的灼烫感觉,让沈芷晴惊呼出声。 “喂,你的眼睛是摆设啊?抢着上电梯就算了,还将我的咖啡撞翻了,你看我的手指都被烫伤了!” “天啊,于特助,你还好吧?哎呀,都烫红了,赶紧下去吧,先用冷水冲冲,待会儿起水泡就糟了。” “我包包里面有烫伤药,本来是帮妈妈买的,现在正好先给于特助用,我陪你们一起过去。” 女子的妆容高压精致,随意的将空杯子丢弃在电梯里面,居高临下的高傲看着一脸忍痛的沈芷晴,“这位冒冒失失的小姐,能不能麻烦你收拾干净一下,我要先下电梯了。” 大家好似簇拥女王一样簇拥女子离开,没有人看见沈芷晴因为烫伤而疼得发抖的躯体。咖啡从手上滴落下来,原本犹如青葱的纤纤素手,已经红肿起来。而沈芷晴除了最开始的那一声惊呼,再也没有喊过一声疼。 因为她知道,她的委屈,不会有人关心在意。 …… 作为一个新员工,沈芷晴第一天上班的整个上午,自然就是在接连不断的使唤中度过。 “芷晴,快点复印一下材料,记得放我桌上哦。” “芷晴,去找几个人,填一下调研报告,我们需要尽快了解客户的需求。” “芷晴,都快开会了,你这文件到底做好没啊?” “芷晴……” “芷晴……” 沈芷晴僵硬的转动着自己酸疼的脖颈,暗中考虑要不要为自己冲杯咖啡,但身体却叫嚣着疲惫,根本懒得动。 傻傻的站在墙角,倚靠在冰冷的墙壁上,稍微深深酸疼的腰背。如果一直这么被使唤,她到底要花费多少时间才能报仇成功?十年,还是二十年?还是更长时间呢? 不,她没有那么多时间了!她没办法坐等罗家的老狐狸老死病死,这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煎熬! 但是,除此之外,她能做什么呢?无钱无势,她如何能够和那些老狐狸拼呢? 沈芷晴悲伤的望着办公楼下的车流人群,如此繁华的都市,推推搡搡的人群,所有人都有家,有自己的的倚靠。而她呢?她该如何寻找,属于她的那份满足和安宁呢? 也许,她也应该寻找一个可以陪在自己身边的人,哪怕只是朋友。 想到这里,沈芷晴毅然的将手机取出,拨打出那个烂熟于心的手机号码。也许,能够和少楠平静的度过一生,那也是一种平淡的幸福。 …… 乔少楠挂断电话之后,实在是无法理清自己此刻的心情。那份复杂的情愫有如愿以偿的满足,也有淡淡的愁绪,明明自己想要的已经得到了,但他却因为得到的太少而感觉到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