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听闻,仔细看了看,这小蛋糕可是有名堂的。之前网络上炒的可火了,说是但凡情侣吃了,就可以白头到老的神奇浪漫蛋糕啊!虽然这一块的确是价值不菲,但是却也物超所值。因为据说这蛋糕可是出自著名的糕点师傅之手,全市限量发行,可谓是有价无市啊。 那位糕点师也是来头不小,曾经荣获了米兰林的一等糕点师头衔,对于制作糕点可是颇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而且,就单看这蛋糕精致的外表,就不是便宜货可以比拟的,光是炫目的色彩就足够让人食指大动,更何况,那一朵朵象征着洁白无瑕的纯白玫瑰的点缀更是为蛋糕增色不少。 栩栩如生的雕饰玫瑰,就好似真的玫瑰花一样。众人都大概心里有底,知道是谁送的蛋糕,沈芷晴所有的追求当中,最殷勤的不就是那一个吗?众人均是捂着嘴巴偷笑。 “哎呀,看来这男孩对咱们芷晴可真是动了真心了。我可从没见过这么精致漂亮的蛋糕呢,这看着就觉得心里都甜了。”办公室对沈芷晴诸多照顾的大姐立刻就站出来,继续揶揄沈芷晴。 被大姐这么一说,大家都开始纷纷迎合,说着最近公司里为了追求沈芷晴不惜千金的那些男人们。尤其是那些用力追求沈芷晴的手段方法,简直都成了公司所有女人的减压八卦了。但凡是女人都是津津乐道,好似被疯狂追求的是她们自己一样。 沈芷晴顿时脸上绯红一片,带着几分娇羞的转头,假装欣赏风景,对耳边的调笑揶揄充耳不闻的样子。直到大姐又将话题丢给沈芷晴,“芷晴啊,你就老老实实的告诉大姐,你是不是有男朋友啦?怎么这么大把的追求者,都没办法打动你的心啊?” 大姐的话好似给平静的湖面投入了一颗石子,引起了阵阵涟漪,其他人听闻皆是和大姐一样十分好奇,对沈芷晴的回答翘首以盼。 要知道沈芷晴可不是那种欲擒故纵的做作女人,别人送她的东西,她只接受可以接受的,那些不能接受的,她可是唯恐避之不及。哪怕礼物再怎么贵重,也是全部都直接退还回去,这也就是为什么大家都认可了她的人品的原因。因此,大家也纷纷议论,不知道沈芷晴到底喜欢什么样子的男人。 沈芷晴对于这种问题,都是笑而不语。被当成工作狂她也不在乎,她现在可是身负家仇,景越还在一群势利小人的手中,她根本没有那个闲工夫去谈情说爱,儿女情长实在是不适合她。 大姐继续追问,沈芷晴实在是没办法继续敷衍沉默,只能开口说道,“现在我的事业刚刚起步,实在是没有心情谈恋爱。” 沈芷晴知道这些人一定会将她的回答,事无巨细的传递给那些追求她的男同事们。她一点也不介意打破这些男同事的幻想,因为,现在实在是不适合说这些话题。 而刚好坐在一起的几个男同事里,就有两个是对沈芷晴有不一样的心思的,听了沈芷晴的话语,他们均是垂下了眼眸,失魂落魄的吃着手中的食物,味同嚼蜡。 沈芷晴很快捕捉到这一个画面,但是却并未有丝毫的反应,只能别过视线,不去理会那些人垂头丧气的模样。与其让他们心存希望,一直傻傻付出,但是她却不会有任何回应,还不如直接就粉碎他们所有的绮念的好。 那种青涩美好的情感,早就已经不再适合饱受沧桑的她了 “爸爸!哥哥!不,不要,不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