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等余墨白开口,就见单言已经回到之前的座位摆弄着指甲,放佛什么都没看到。 余墨白朝着安迪斯努努眼请求支援,在得到他一个无能为力的动作后只得挪回远处,面对现实。 前任经验2:讨厌欺骗。 挥去脑海中不切实际的想法,余墨白决心按计划坦白从宽:“抱歉,我跟他……是朋友。” “没事。” 她只是淡淡瞟了眼勾唇,没有分毫不悦。 刚要回座就被塞了一口狗粮,单言只觉得闪瞎她的钛合金狗眼。 “你们……关系很好。” 拿起桌子上的咖啡轻抿,单言了然的瞟了眼安迪斯将头埋进菜单的动作后垂眸,心中的斗志之火熊熊燃烧。 决定了,下一部漫画的题材就是就画他们。 漫名:跨越性别和容貌的爱恋! 她打开手机快速码上几个字发给主编,在接到认同后,兴奋溢于言表。 “单小姐有喜事?” 余墨白眨眨眼,瞧着单言变化莫测的表情疑惑不解。 发觉自己有暴露的嫌疑,单言掩去激动恢复常态。 当务之急先跟余墨白搞好关系才能深入敌军阵地。 她点开手机备忘录。 “余先生,爱好?” “喜欢远足。” 自认过目不忘的余墨白将单言的爱好介绍按条背出。 “口味?” “偏辛辣。” “朋友理念?” …… 单言眉头微皱,瞅着备忘录上的条条款款。 怎么——看起来这么诡异? 她几乎所有不喜欢的都被余墨白说了个干净! 不过……有挑战才能有收获,困难神马的都是浮云! 余墨白并不清楚单言的个人喜好都是按照反面写的,仍沾沾自喜的看着单言越发沉思的脸。 “后天有时间?” 在单言内心深处斗争许久后,她淡淡开口。 “有的有的。” 放佛已经预见到前程的光明大道胜利在望,余墨白连忙回应。 “好,地点你定。” 单言保存关上手机,看向余墨白。 突然的发声将余墨白震得晃神。 这么快就约会? 他慌忙点头回握住单言起身微俯伸出的手。 “祝我们相处愉快。” “好。” …… 离开咖啡厅的单言长吁了一口气。 她抬起头望着似乎愈发湛蓝的天空,干净美丽的如同此刻的心情。 “小言?” 不远处略有疑惑的声音传来,单言习惯性回头就看到一张陌生的脸。 对比余墨白带来的视觉荼毒,面前的男人简直就是仙人下凡! 利落整洁的短发配上古铜色的健康皮肤,煞是养眼。 单言在脑海中努力搜寻着关于眼前人的有关信息,无果后轻询:“你好,请问?” 男人显然是没有预料到单言会如此答复,好看的眉头紧蹙。 他难以置信的开口:“小言,你不记得我了?我是宋奕……” 而另一边,一直到单言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余墨白的目光还没有收回。 他木讷的眼神和僵硬的坐姿无一不彰显余墨白此刻陷入冥思的状态。 几年前发生过的种种如同过山车在他的心中呼啸而过,叫嚣的巨大愧欠感似一团漆黑的乌云暗沉沉的覆盖在他的心头。 年少无知又如何? 犯过的错误总是要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