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洛很快别开了眼,但是杨岂没有,他的站姿不直,松松散散的,但得天独厚的是,他的每个角度都好看,细弯的睫毛随着主人的每次眨眼而颤动着,像把小铺扇。 他似乎一直都在打量博济,在每一秒过去的时间里,他的眼神也一点点的变得更加坚定,这让他整个人都添加了许多生机,不再和一开始那样死寂。 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但这似乎算是好的转变? 课间操解散的时候,唐朝和姜岩去小超市买小零食,路过过道后面的小树林时,看见高三的一群人在抽烟,为首的叫金姚,算是这一片里臭名昭著的小混混,要不是九年义务教育,他早就被踢到哪个旮旯去了。 “幸好现在杨希不和他们玩了,不然我都得讨厌杨希。”姜岩拆开干脆面,捏碎了才放进嘴里,“你说从上次的事情之后,他们还欺负别人吗?” “金姚留过级,他现在满十八岁了。”唐朝挑眉对姜岩笑,低头咬了口烤肠,眼神隐约可见锐意,“别让我再发现那样的事,不然局里见吧。” 其实姜岩一直不太明白唐朝怎么就不怕金姚,她应该更加害怕金姚才对:“杨希都被金姚带人揍过,你上次就差点……你怎么还敢找他麻烦?不怕他们吗?” 唐朝的眼神渐渐沉下去,某一瞬间,姜岩觉得唐朝似乎和杨岂有某一层次的相似,但这样的感觉转瞬即逝,她也没放在心上。 “我怕啊,没人比我还怕了。”唐朝低声说,遥遥看向金姚的浅绿色眼球在阳光下像是透明的玻璃珠,一头浅色的长发被光镀上了一层金边,看起来如同森林里的精灵,带着梦幻感。 唐朝是真的好看,横扫千军的好看。 “你哪怕了?一个劲和他们对着干,这是怕?”姜岩摇头,叹息着说,“不过倩姨的店就在学校隔壁,他们也做不了什么——上次来学校的是你舅舅吧?穿着西装和金姚他爸打架真是帅爆了!” “帅个鬼,他就是没忍住动了手,结果呢?不仅进去蹲了两天。”唐朝苦恼的揉了揉眉心,“还因为这件事和女朋友分手了……” 姜岩微顿:“分手?” “准确的说,是他被甩了。” “为什么?” “谁知道呢,估计觉得他孩子气吧,这么点事都动手。”唐朝不以为意。 “这哪是小事?”姜岩声音突然拔高了一些,“他们是想……”说着,姜岩在唐朝沉静的视线下消了声。 唐朝看着姜岩不知所措的样子反而笑了,眼里那点晦涩一下子冲干净了,笑起来还是那个开朗刁蛮的小公主:“这不是未遂吗?” “未不未遂……都一样啊。”姜岩握紧了唐朝的手,紧紧的抿着唇。 是一样,但也不一样。 伤害一样,也不一样;罪行一样,也不一样。 这是一道灰色的道德题,至少到现在为止,唐朝依然没有答案,也没有人给过她满意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