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以薇和林有成约好四点钟必须赶到酒吧,在上客人之前,新歌一定要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已经有客人反应,再翻来覆去唱那些老歌,他们很可能放弃“零点”,因为隔壁酒吧请来俄罗斯洋妞助阵。 然而,蓝以薇被父亲蓝萧锁在家里,不许她踏出家门半步。 父亲蓝萧从街坊邻居那里听说自己宝贝女儿在酒吧唱歌,这在过去,不就是歌女吗?蓝萧断不能让女儿在那种乌七八糟的地方工作。所以,任凭蓝以薇再怎么解释,蓝萧都有自己坚持的原则。干脆一把锁,阻断以后不必要的麻烦。 眼看时间就到了,蓝以薇急的在房间里团团转。父亲固执,脾气又怪,她真不敢正面和父亲作对,因为父亲是个残疾人,少了一只手臂。尽管这样,从小到大,父亲并没有少她吃的,缺她穿的,她和同龄人一样,享受着最幸福的生活。只是她从未见过母亲,父亲也很少在她面前提到母亲。 蓝以薇推开面前的窗子,往下看,平时不觉得自家房子建在突出的高台上有什么不妥,反倒觉得比别人家的房子高出一大截,那种居高临下让她有种住在楼房里的错觉。现在麻烦了,就这样跳下去,不残也得骨折。 没时间了,跳吧! 就在蓝以薇纵身一跃,跳下去的同时,房门被蓝萧推开。他眼见一个人影跳下窗外,心里一慌,直奔窗口。 此时,蓝以薇摔在地上,膝盖磕掉一层皮,丝丝血迹慢慢晕开,疼的她龇牙咧嘴。 “最好你没事,别想我送你去医院……” 头顶上传来父亲的声音,蓝以薇一惊,糟糕,摔都摔了,难不成还要被父亲再锁一次?她理都不理,爬起来,一瘸一拐地朝路口跑去。 路口就是大马路,车辆川流不息。蓝以薇一边逃,一边回头看父亲是否有追过来。这一回头不打紧,一辆轿车正好驶过来,擦着蓝以薇的身体猛然刹住了车。 蓝以薇被刺耳的刹车声吓掉了魂,心想:这倒霉催的,没摔死却要被撞死。她一惊,一个没站稳,整个身子摔在了车门上。 车里的人眼见一个黑影扑过来,吓了一跳,莫非真撞到人了?还没等他有所反应,就见一个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进了车里,一边嚷着:“快开车,我遇见抢劫的了……” 胡同里果真追出来一个人,车里的人不慌不忙地说了一句:“报警吧,光天化日之下,海诚的治安需要整顿。” 报警?没必要小题大做吧,那可是她的父亲啊! “算了,算了,反正我也没损失什么,快开车吧,我有急事。”蓝以薇催促着,一边看向已经追上来的父亲。 “我看还是报警吧!”男人说着要掏手机。 蓝以薇一把扯下他的手:“我说不用就不用。” 她的生音带着抱怨。下一秒,她才觉得自己的行为太没水准,于是冲他歉意地笑笑:“谢谢你的好意,我真的赶时间。” 男人再度看了一眼蓝以薇,她的神情的确慌乱的很。 男人不再多想,一脚油门,车子扬尘而去。 蓝萧望着远去的车子,望而兴叹。女儿大了,留不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