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很快到了海诚警察局,硕大的警徽在阳光下闪着摄人心魄的光芒。蓝以薇不愿下车,一旦进去,以后的事谁也没办法预料。她就这样被怀疑成杀人凶手,前途将一片黑暗。 秦时为她拉开车门,伸手在她眼前:“不要怕,勇敢面对。” 蓝以薇犹豫着把手递给他,他的手温热有力。她看了他一眼,跟着下了车。 这时,一辆轿车驶来,在他们身边停下。是秦代。他一边整理着西装,一边朝他们走来,脸上带着不明意味的笑容。 “二哥?”秦时一脸疑惑,他怎么来了? “余妈找到了,警察通知我来领人。”秦代瞟了一眼蓝以薇,这一眼,让蓝以薇很不舒服。 “他们找到余妈了?”秦时听到这消息,既意外又惊喜。案发当时最重要的目击者,或许可以证明蓝以薇不是杀死大哥的凶手。 “余妈命大,被人仍在污水沟里,三天都没死,看来,大哥在天之灵是要让余妈亲手指认谁才是杀人真凶。”秦代再次瞟了一眼蓝以薇。 蓝以薇讨厌眼前这个人,他的每一个眼神似乎都认定了她就是凶手。 “以薇,你没事了,余妈找到了。”秦时有些激动,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他居然叫她以薇? 蓝以薇不知道余妈是否真能帮到她,可秦时的这种表现还是让她感觉到了一丝温暖和踏实。 她被他牢牢的抓着,越发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秦代在一旁咳了一声,大庭广众之下,一点也不懂得收敛。他白了一眼秦时,率先拾阶而上。 余妈真的命大,被捆住手脚,在污水沟里挣扎了三天,终于被警察救了回来。 余妈回忆起当天的画面,仍心有余悸。 那天,余妈在自己房间又听到楼上传来吵闹的声音,她可怜蓝以薇,又觉得大少爷怎么突然变得那么不可理喻,居然这样对待一个柔弱的女生。 余妈不敢出房间,更不敢上去劝阻,直到听见大少爷一声惨叫,她才跑出去看。只见蓝以薇慌慌张张地往外跑,大少爷手里握着一把刀追下来。当时大少爷胸前一片血渍,应该受了伤。余妈赶紧去拿医药箱,替大少爷止血。 余妈交代,大少爷的伤口并不深,大概刀尖刺到了锁骨,血流的是多,但不至于要命。 大少爷气急败坏,躺在沙发上嘴里不停的谩骂。余妈给大少爷上了止血药,又缠好纱布,准备打电话叫救护车。就在这时,余妈的后脑被人重击了一下,倒下去的那一刻,余妈看到一个男人的面孔。 余妈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被人捆住了手脚,丢弃在污水沟里。 余妈心里惦记大少爷,更气愤那个偷袭自己的男人。直到她完全恢复清醒后,警察才告诉她,秦朝死了。 余妈的交代对案情有了新的推进,可以锁定杀死秦朝的凶手应该是男性,年龄在23至40岁之间的成年男子。 或许蓝以薇的嫌疑可以排除,但刑警仍要扣留蓝以薇24小时,因为不排除蓝以薇伙同他人返回秦宅报复杀人的可能。 因为在死者身上,法医验出共有五处刀伤,致命伤在胸口,直接刺穿心脏。而案发现场除了蓝以薇的指纹,并没有找到其他疑似凶手的指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