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乡会,许默蓦的心情十分复杂,既紧张不安又有些激动和期盼。   夏夏一边微笑的跟熟人打招呼,一边小声的对拘谨的许默蓦道:“放松点!你就把这当做买菜的菜市场。”   听到夏夏的比喻许默蓦笑喷了,原本的不自在,因她的这句玩笑话淡化了不少。   直到后来在人群中看到了她心心念念的方毅,她的紧张激动才又浮现出来。   夏夏和相熟的人打完招呼后,也顺着她的视线看向了那个高高帅帅,笑的灿烂的方毅。   “要不要趁着今天这个机会向方毅表白啊!”夏夏扬嘴说道。   许默蓦瞪大个眼睛转头看向夏夏,“夏......”刚张嘴,看了看周身的人,她连忙压低了嗓门。“夏夏,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   “可不可能都是由自己造就,努力过总比什么都没有做要好。”夏夏说道。“如果你不想这段长达三年的暗恋最后落得无疾而终,今天就是你最好的机会。”   许默蓦沉默不语。   想到最近疯传方毅在追求一个女生的传言,许默蓦有些意动,她要不要听夏夏的话,给自己一个的机会!   要吗?   她的内心在天人交战。   “哇!快看,是顾亦然哎!”人群中响起了一阵阵的尖叫声。   尖叫声打断了夏夏和许默蓦的思绪,引得二人同时转过头去。   “是他!”许默蓦诧异的开口道。   夏夏意外的看了眼许默蓦。“默蓦,你不错啊!一心只知方毅的你居然还知道顾亦然,我还以为你的世界里除了方毅就没有别人了呢!”   “他…他就是,顾…顾亦然?”   “对啊!就是那个经济系的冰山系草顾亦然。”夏夏说道。“学校里的女生把方毅比作冬日里的阳光温暖灿烂,而经济系的系草顾亦然则被比作炎炎夏日里都高不可攀的冰山,听形容就知道顾亦然这人有多么的难以接近。”   这点许默蓦昨天深有体会。   一直漫不经心环顾四周的顾亦然忽然转过脸,用那清冷的有些薄凉的眼神扫向了许默蓦这个方向。   许默蓦作贼心虚般的慌忙低下头,嘴里低喃着:“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默蓦,你念什么呢?神神叨叨的。”   “没……没什么!”许默蓦一边心不在焉的回应着夏夏,一边用余光偷瞄着不远处的顾亦然。   看着他的视线慢慢转移,许默蓦紧绷的心弦也跟着逐渐松弛下来。   “默蓦,默蓦!”   “嗯!怎么啦?”   “看来是我长的不够某人吸引人啊!”一句温和的打趣声让许默蓦立刻把头转了过来。   她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位五官清隽雅致,脸上还带着干净澄澈笑容的男生。   “学长,不好意思啊!我的这个朋友向来有些慢半拍。”夏夏尴尬的说道。“默蓦,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系的学长温劲,同时也是我们法学系的系草哦!不比那什么方毅顾亦然差!”最后一句夏夏故意加重语气。   许默蓦连忙向他颔首,下意识的顺嘴喊道:“系草好!”   温劲听了忍俊不禁的笑了。“我还是更习惯别人喊我学长!”   许默蓦顿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窘迫的脸涨红,结巴道:“学...学…学长好!”   看着蠢萌蠢萌的许默蓦,温劲眸子里的笑意更深了。   “学长,你别介意,默蓦一紧张就有些嘴笨。”夏夏看到许默蓦这个样子忙解围道。     “不介意!”温劲笑道。“相反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