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月昏过去之前,其实是有种解脱的意味的,说得不好听些,她真希望就这么过去了,也好过整天待在病床上,哪也不能去的憋屈。   但当她醒过来,面对周围古香古色的装饰时,脑子懵了不止一会儿。   “姑娘,你醒了。”脆生生的小女孩声音里透着让沈月一辈子都在奢望的青春和健康。   从八岁开始,她就没像正常人那样生活过,总是待在医院里,待在病床上。   “姑娘你这次被推到水里,躺了足足两天,可把老夫人给担心坏了,急的要侯爷去宫里请太医。不过侯爷没答应,可把老夫人给气坏了。如今姑娘醒了,老夫人可算能安心了。”   小姑娘的急切与口无遮拦给了沈月缓冲的机会。这种情况,不必再怀疑,就是穿越了。宿主是侯府嫡姑娘,只是不得父亲喜爱,还好有祖母的疼爱有所慰藉。而她来到这里的契机也很清楚了:宿主被人故意推到水里,溺水死亡。   而最重要的一点,宿主生前很健康。   沈月不知道自己来到这里会不会把前世身体里的病也带过来,但目前来看,她还没有感受到前世那种一说话就胸闷气短的情况。   小姑娘还在絮絮叨叨的说些什么,但是沈月已经没心情听了,脑中不断涌起的痛楚让她倒吸一口凉气:“嘶——”随之一些东西如影像一样在脑海中一帧一帧滑过。   是宿主沈令悦的记忆。   从小自持侯府嫡女骄纵任性,偏偏又得娘亲和祖母娇惯,被宠得无法无天。娘亲不堪父亲连纳九房妾室,重病倒下,三年前离世。   而父亲是南昌国定安侯的这个身份,让沈月很容易的接受了这是个架空时代的事实。   “小说套路……”沈月底喃。   “姑娘,你在说什么?”小姑娘——沈令悦的丫鬟碧绦,年仅十三,跟了沈令悦五年。沈令悦是个骄纵性子,对这个丫鬟倒是好的不行,可见本性并不算坏。   “我有些口渴了。”   “奴婢这就去倒水。”   碧绦手脚麻利地给她倒了杯水。   沈月喝着,心里也有了些打算。沈令悦那个娇纵的性子她学不来,可一时变化太大又容易惹人猜疑。侯府的老夫人倒是个清楚的,就是太溺爱着她了。沈月想改性子,得先从老夫人那着手。   放下杯子,沈月斟酌着开口:“祖母那边,可知道我醒过来了?”   “还不知道,要奴婢现在去知会一声吗?”   “不用,待会儿我亲自去看祖母。”沈月说着,已经从床上下来了。   “姑娘……你才刚醒过来。”碧绦心直口快,仅一句话就表达了她的不赞同。   沈月知道这是沈令悦待她们好才没立规矩,可现在沈令悦不在了,她又学不来沈令悦那出挑性子,这身边人的规矩也得改。   “不碍事,前两天虽然没醒,但也是在床上躺着休养了。我身体还没那么弱。”沈月看了眼碧绦,又说,“我这次意外什么来的,你心里也明白。这可能只是个开始,今后,你得更谨慎些。”   “奴婢……明白了。”碧绦原本就听话,此时主子刚醒更不敢顶嘴,没再多说,扶着她到镜子前,帮她梳妆。   而沈月看着镜子中的脸,与自己是完全不同。沈月从小住院,肤色都是病态的白,需要不断接受治疗的她根本没机会去体验现代世界的科技,有辐射的电子产品更是离她要多远有多远。所以她养成了安静的性子,除了至亲,连医生、护士都不怎么交流。而沈令悦完全相反,纵使沈月的意识存在,也抹不掉眉眼间的张扬。   沈月有些头疼,一是为了沈令悦之前的嚣张跋扈,一是为了这张过分美丽的脸。   没有让碧绦按照之前沈令悦的习惯,而是让她挑一些符合身份却比较低调的头面和衣服。但事实是沈令悦并没有多少低调的首饰……沈月更头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