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她从前院离开,徐氏叮嘱她把刚回来的沈谦常带在身边,一是彰显侯府后继有人,让那些心怀不轨的人的心思收一收,二是……   沈修无视嫡女,太过宠爱庶女总归是不好。徐氏也是希望沈修能多重视嫡女和嫡子。   沈月拉着沈谦,正视沈令筠道:“劳妹妹挂心了,我先带谦儿去前院。”   沈令筠方才见她一直不理会,心里正没底,心中暗骂沈月不识抬举的同时又嫉恨她嫡女的身份,却不想她突然起身,以为自己的话被听进去了,准备趁热打铁,想着就算是让她心里不舒服也是值了,可这……   沈令筠看着四人离去的背影,双手在袖筒里死死地攥着。   拈香小心上前:“姑娘……”   “起开!”   火气上头的沈令筠不管身边是她的贴身丫头,直接挥开,拈香跌坐在地,习惯了似的,不甚在意的起身,追上远去的人。   离开了老太太的院子,沈月才放松下来,膝盖处越发疼痛让她无法忽视。   “姑娘?”碧葭细心,很快便发现了她的不适。   “可是膝盖疼?”碧绦也想了起来,对着碧葭解释道:“姑娘今早在灵堂跪了足有一个多时辰,膝盖都肿了起来呢!”   碧葭听了甚是紧张,若不是在外面,肯定要看看伤势。   沈谦不明状况,只知道从小看着他长大的碧葭姐姐十分紧张,一时也无措地不知怎样才好。   “无碍。”沈月摆摆手,看沈谦一脸紧张觉得十分可爱,想捏捏他的脸,又想到之前他的排斥,这才做罢。   却没想到沈谦主动拉上她的手指,还安慰似的捏了捏。   沈月自是高兴,连腿上的上都不顾了,走路用了几分力,却扯到了伤口。   “嘶——”   沈月倒吸一口凉气,觉得仿佛是忍也忍不下去了,被碧葭和碧绦馋着回了房。   ——   魏氏周年刚过,沈令悦的教书先生便来了。   以前的沈令悦聪明,但不爱跟着这位明先生学读书,明先生也不是吃素的。   你大姑娘爱学便学,不爱学我也不强迫你。总之我该教的都教了,陪读的丫头也都看在眼里。你若不听,到了时辰我拿了俸禄便走了,彼此都给对方一点面子,相看两不厌罢了。   明先生进了屋,看到沈月端坐在桌案前,诧异的挑了挑眉,却也没多说什么。   不过是按时来罢了,会不会找事还是两说呢。以前又不是没有过。   倒是让明先生想岔了,沈月安安生生的上了一节课,不仅没找事,还在课后主动问了问题。   明先生一肚子疑问,但想到之前和沈令悦的不愉快,也没多问,端得一副傲然于世的样子替她解了疑。   沈月见她一副好奇死了但就是端着不问的样子,心里也是好笑,不过她也无所谓去解释,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行动比一切言语都有用。   沈月上辈子没经过正式教育,虽然自学了基础知识,但没上过学一直是她心中一根硬刺。   这明先生腹有诗书气自华,跟着她学,定能学到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