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有篇报道说,人这一辈子,大约会遇见八万人。   从来到这个世界睁开眼睛的一瞬算,有的人与你擦肩而过留下模糊的印象,有的人走近你,靠近你,镌刻在你的生命线上,而有的人他来过,爱过,也错过。   可是当卜善仔细回想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或许又从未真正走进他的心里。   陈栩谦和卜善他们始于夏日相遇,冬日相识,终于圣诞相离。   2017年12月25日,又一年圣诞节。   卜善一如既往地收好画具,仔细检查完画室用电时出来,那天的风异常大,湿冷而凛冽。   她裹紧围巾将羽绒服的帽子扣在脑袋上,只露出一双黑洞洞的眼睛。   路上的行人非常少,天也灰蒙蒙的。   她停下来看着天空漫无边际的飘着一片片雪花,南方的雪多少会夹杂点儿小冰渣,米粒儿一般大。   在这种意境下,一个人独自走,总有种很奇幻的感觉,像做梦一样。   让人很难不想到一些事情。   三年前的今天,也是这样一个的天气,她拖着行李箱从陈栩谦的五蕴院出来,沿着梧桐道路茫无边际的晃着。   五蕴院是位于上海的松江别墅区,也是陈栩谦在上海的住所。   “五蕴”,也就是诗经“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识蕴”,"蕴"也是梵文的音译,意义是积聚或者和合。佛教认为世间一切事物都是由五蕴和合而成,五蕴本皆空。   记得搬进五蕴院的那天,卜善跟在李柯身后拘谨忐忑走进房间,进门时她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换双鞋,但又没有看见鞋柜有备用拖鞋。   正为难时李柯转过头见她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样子。   很是谦和笑了下,说:“卜小姐,不用换鞋,直接进来就好,后面也是要叫阿姨来打扫的。”她这才走进去。   穿过玄关到了一楼客厅,卜善站在房间中间环顾着整个四周,想着陈栩谦事后说的话。他半倚在床上抽着烟对她说:“你毕了业和我去上海吧,好不好?”   听到这句话时,她还没从刚刚的意乱情迷中缓过神来,人微微有些愣就这样望着他。   陈栩谦清浅笑揉着她的头,说:“怎么,不愿意啊,呆我身边不好吗?”   卜善夷由了片刻温驯的像一只鹿,只是小声说:“好。”   但是,她没有告诉陈栩谦,她妈妈想让她在学校读完研究生,就回家的。但也办法拒绝,怕自己一开口,结局就只是分隔两地,人过境迁,人也不再是原来的人。   当时瞒着妈妈跟着他去上海,后来又瞒着陈栩谦离开上海,她自己都不知道到底为什么要多此一举经历这一遭,不就跟五蕴院一样,全是空的。   后来的卜善才意识到,很多事情都可以通过努力而获取回报,但人和人之间确是不行的。走不到最后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从一开始你们都不是一路人。   从此我们都不在事实艰辛。   耳边浅浅传来一阵Dashing through the snow……是庆祝圣诞节的歌曲,周边街道商铺都在放这首歌,真是其乐融融。   也将她的思绪唤回来。   卜善从包里掏出手机看了下,已经过了十点,脚下也随之加快了步伐。   到家后,卜善洗完澡敷着面膜给自己热了杯牛奶,瘫坐在沙发上,将腿靠在小茶几上,半躺着身体。电视机正放着某档综艺节目,她不知道为什么主持人和嘉宾都在里面笑得那么开心。   其实她并不关心电视里放得是什么,只是习惯晚上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必须要放出点什么声音,可能是因为清冷孤独。   所以不管是综艺、韩剧、相声、广播等,只要有声儿就行。   她漫不经心地刷着朋友圈,在一堆精修庆祝 Merry Christmas 自拍里,她看见了张季卉那张巧笑嫣然的脸,心想这丫头估计又去哪里疯了。   迅速地在屏幕上敲击打字,在这张照片下评论道:“美酒珍馐来闹胃,呕吐出去活受罪,且喝且珍惜!!!”还外加贴上一个呕吐的表情。   放下手机后,她起身走到卫生间把面膜洗掉。   审视着镜子中那张素净的脸,不经慨叹道,真是岁月不饶人。   这张脸看上去五官轮廓跟以前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但不得不说皮肤紧致弹润度确实是不如从前了。想着自己以后年过半百,皮肤松弛耷拉下来的样子,她拍爽肤水的手也立马加大了好几分力度,整个卫生间都断断续续都传来拍脸的声音。   将一整套护肤流程做完,她打开电脑,登录微信。打开网页浏览着已经有五十几万的微博,她的手指迅速敲击键盘回复粉丝。   卜善的电脑是有设置键盘敲击音效声的。   彼时,她的键盘啪啪啪,楼上的人也在啪啪啪。   暗想天天晚上都这样,肾不虚吗?   也没有什么心思浏览微博了,一章拍下电脑。   拿起手机,上面显示季卉已经发来的微信。她回:“东风吹,战鼓雷,今天喝酒谁怕谁。”   卜善忍俊不禁回:“喝醉别给我打电话哭啊,我可要开飞行模式的”。   然后,吃了两颗褪黑素软糖,便回卧室点了盏香薰灯,迷迷糊糊地倒床上就睡了。   其实这些年她的睡眠一直都还不错,除了有时会想起那个人以外。回忆本就应该是美好的,但前提是你能让过去的都过去,剩下过不去的那部分将是永远都冲不破的牢笼。   卜善就是后者,所以每次想起后,那晚必然是睡不好的。   也以至于家里一直都备有褪黑素这一类安神的药物。   今晚也是如此,卜善上半夜睡得并不安稳,可能因为圣诞节的关系,她好像又看到了陈栩谦。   在逆光晕影中,棱角分明的脸似乎也柔和起来,如梦似幻。隐隐约约还可以看到他嘴角微动,听不真切,尤为遥远。   但卜善知道他唤的是“善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