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中,人这一辈子注定总会经历一些事情,也注定要领悟一些事情,是非如此,逃不掉,也躲不掉。   仿佛又回到那个被风肆意吹过的夏天。   2008年8月底 开学季   经过高考的重重洗礼,卜善终于拖着两个行李箱站在她心弛神往,以后即将度过四年的M学院。   那天她心情异常澎湃,那怕今天的天气十分酷暑炎热,也依然不能吞没她的好心情。   还来不及好好景仰一下这神圣的大学,便看见蒋仲之大汗淋漓地从学校里跑出来。   卜善欣喜地朝蒋仲之狂挥手,喊道:“粽子哥,粽子哥,我在这里。”   蒋仲之跑到卜善面前,一把拉过她,红着脸小声说:“没大没小的,这是在学校,别这样叫。”   “咦,我懂啦,是不是怕追你的女孩知道,然后你掉面子。”卜善表情鬼精。   蒋仲之鄙夷,从卜善手上接过行李箱,边介绍学校边聊些家常,说:“隽香阿姨不是说报到的时候要来送你吗,怎么没来?早知道你一个人来,就应该前段时间和我一起走,还可以到处逛逛。”   “我怕迎接李老师的唠叨,跟我爸打配合软磨硬泡好久,她最后才没跟过来。你说她待在家多好,下午打打麻将,她要是跟过来的话,我真受不了她整天的啼啼哭哭。”   “你现在就狂吧,过几天一到军训,绝对要叫爹叫妈。”   卜善瘪瘪嘴没有说话。   蒋仲之带着卜善办完入学、住宿手续后,找宿管阿姨领完钥匙,把她送进宿舍。   这是一个四人间的宿舍,已经先到了一个女生,卜善微微跟她点头打招呼。卜善的床位靠近暖气管,蒋仲之将行李箱放好,便帮着她收拾床铺挂蚊帐。   毕竟是女生宿舍,基本收拾好,蒋仲之也不好再待在这里,对卜善叮嘱道:“这个季节蚊子很多,你又比较招蚊子,记得晚上将蚊帐放好。你先自己整理,弄好后就给我打电话,我带你出去吃烤鸭。”   还不等卜善推他出门,蒋仲之又补一句,说:“我提前给你备了些生活用品,刚刚学生会开会没给你带过来,一会拿给你,要是不齐全的话,晚上再去买点。”   “这么殷勤啊,学长。”卜善扒着门。   蒋仲之脸一红露出窘态,一巴掌拍在卜善脑门上,“我还不是因为你老是大大咧咧,怕你到时候忘买了。”   “知道知道,我这不是刚在宣传栏看见新生防骗第三条写的警惕热心师哥师姐,遇到热心的师哥师姐要留心嘛。”   蒋仲之本来还打算说些什么,卜善眼疾手快地打着哈哈把他推出宿舍。   宿舍新来的那个女生一脸吃瓜群众的问:“我叫张季卉,刚那是你男朋友啊,眼光不错哦,挺帅的。”   卜善礼貌地答:“我叫卜善,善良的那个善。”又尴尬笑笑说,“那不是我男朋友,算是我哥,我们俩从小一起长大。”   “哦,我就说他咋对你啷个好。”   在北方这个城市,很少有人会说“啷个”这个词语,卜善内心一惊,难到是老乡。   她整理衣物的手顿了下,抬头望着正摆弄化妆品的张季卉说:“你是四川的吗?”   “对啊,你也是吗?”   “我是啊,你四川哪的?”   “我成都的啊,你耶?”   两个女生一下站起来激动道:“哎呀妈呀,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女孩之间的相处之道就是很微妙,没有其他的原因,第一眼缘真的很重要。   卜善和张季卉也是如此,有着共同“臭味相投”的兴趣,又同是一个地方的,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聊开了。   时近黄昏,蒋仲之到女生宿舍楼下,把一袋子生活用品递给卜善。卜善一看里面大到洗发水、洗衣粉小到花露水、湿巾纸、醒脑油应有尽有。   “哇撒,粽子哥,你这也太贴心了吧!”卜善接过袋子感恩道。   “别贫了,赶紧把东西拿上去,一会去吃饭。”   卜善说:“我叫一个朋友跟我们一起去,可以吗?”   “才多久,就结交新朋友,有前途啊。”   蒋仲之赞许地拍拍卜善的肩。   “那可不,我们宿舍的,也是成都的,开心开心。”   面前这人差点就蹦起来,蒋仲之示意要叫就赶紧上去。   卜善立马风风火火的提着袋子往楼上冲,蒋仲之看着卜善穿着拖鞋小跑的样子。摇头笑,这丫头明明都已经成年了,却还是一副小孩子的心性,真是长不大。   一回宿舍将满袋子东西放在桌子上,卜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拿起杯子大口大口朝嘴里灌着水。   张季卉看着卜善这副样子笑了,递给她一张纸巾,“擦擦吧,看你满头大汗的。”   卜善不好意思地接过,胡乱擦了几下,说道:“季卉,一会跟我一起去吃饭吧。还有刚刚你说的那个帅哥。”   张季卉本就不是那种娇柔拘谨的人,麻利就换了衣服,跟着卜善下楼。   见到蒋仲之,卜善作为中间人给他们相互引见,俩人也算是混了脸熟。   一个风清雾净的黄昏,夏日的蝉在树梢聊天,三人肩并着肩,大学生活也悄无声息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