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止他想知道自己的身份,在场其他人应该都挺想知道被陈栩谦带过来的女孩是谁。   卜善在等他开口怎么介绍自己。   陈栩谦没有立马就回答那人,他思忖了一会,在这期间卜善有些尴尬。   “卜善,来见偶像的。”又看向翟麦,“你知道苏邰在哪里吗?”   原来面前这个有些胖胖的人叫翟麦啊,卜善觉得这名字取的跟主人十分不搭,应该叫“宽麦”、“大麦”都可以,唯独不应该叫翟麦。   翟麦倒也不认生,没搭理陈栩谦陈栩谦,凑到卜善面前,“小善善,我是翟麦上海来的,以后跟着阿谦哥来找我玩啊。”然后又忍不住八卦,“苏邰是你偶像啊,她这魅力倒不减哦,连小姑娘都可以被吸引到。”   卜善被翟麦这突如其来的热情惊到,一脸愕然向陈栩谦求助。   此时,又一个人朝他们走过来和翟麦不一样,这人就看上去成熟稳重多了,当然也瘦多了。   陈栩谦打趣将翟麦推开,把卜善拉回面前,冲那个人说:“肖韫,你媳妇呢,我这儿有个小姑娘大老远来寻偶像。”   这么一说好像全世界都知道她今天是跟着来追星的。   卜善满脸通红用手臂推了推陈栩谦的手肘,就是这举动落在他们眼里,倒显得这俩人关系不一般,一切不言而喻。   肖韫看破不说破,只淡淡答:“估计在跟家里长辈聊天吧,我去把她叫过来?”   哪好意思麻烦别人过来找她啊,卜善连忙摆手拒绝。   另一双手很快搭在她肩上,卜善知道那肯定不是陈栩谦的手,因为那是一双微微带有肉感的手。   翟麦笑得灿烂很是热心帮忙,“这个小妹妹,还是我带她去,你们聊。”也不等卜善同意,推着她就往前走。   卜善眼神急切地望向陈栩谦,他依旧在和肖韫交谈,看到自己求助的眼神,只朝着她安慰说:“他不是坏人。”   翟麦高高挑起眉,附在卜善耳边低低说:“怎么,怕我把你卖了啊。”然后还哈哈哈得笑了起来。   等他们走后,肖韫一脸看好戏,“那是谁呀,你还告诉她翟麦不是坏人,难得见你这样。”说完又笑嘻嘻拍陈栩谦的肩。   见陈栩谦不打算搭理自己,肖韫又将目光投向身旁一直站着没说话的李柯。李柯是何等聪明敏锐一人啊,见当事人都没有应,他怎么可能直接撞上去当靶子。   打着哈哈说饿了要找点吃的,径直就往自助餐区走了。   肖韫自觉没趣,倒也不再八卦了。   他们身边的人就打牌一样,来得快去得也快,谁知道下一轮摸在手里的又是什么,牌局迟早会散的。   苏邰刚和家里长辈唠完家常,想找点东西喝,就看见翟麦一脸谄媚推着一个女孩走了过来。   她打趣道:“可以啊翟麦,新勾搭上的?”   “你可饶了我吧,阿谦哥带过来的,宝贝的很,刚才还以为我要把她拐跑。”   这个烫手山芋他也不敢要。   苏邰一脸诧异问:“陈栩谦?”   “是啊,还听说你是人家的偶像,反正我是把人交给你了。”   翟麦把卜善往苏邰那边一送,又嚷句,“小心照顾啊”,撒欢就走了。   苏邰颔首打量眼前的女生。   漂亮是漂亮,但可能是因为年纪还小,缺点儿味道,还是陈栩谦突然喜欢这款了。   但还是依旧朝卜善礼貌招呼:“你好,我是苏邰。”   她以前只在微博上见过苏邰的照片,只是一个背影。没想到真人这么有气质,个子高挑,头发也一丝不苟地扎起来,一身黑色的礼服,有一种铅华未尽之美。   卜善也赶紧客气的回道:“苏邰你好,我叫卜善。”   有侍者从旁边经过,苏邰微笑着从盘里拿过两杯香槟,递了一杯给卜善,自己也拿了一杯细细品着。   “怎么听说我是你偶像?”   卜善接过酒,有些不好意思开口道:“一直都很喜欢您美术馆的画,觉得很特别,上次有些事情和同学就没去成,挺遗憾的。”   学生啊......   苏邰暗想陈栩谦什么时候连学生都不放过,老三场子里的还不够玩吗。   ——食色性也,男人也不过如此。   她高高挑起眉,兴致盎然地看着卜善,问道:“喔......然后他就带你过来了。”   “算是吧。”   苏邰拖长调子“噢”了一声,带着些意味看着卜善。   “那你现在就是还在读书?哪所学校?”   “YM油画系大三。”   或许是自己本身就是从事艺术工作的,苏邰在得知卜善所读的学校及专业,脸上的表情跟刚才完全不一样了,带着些许惊讶和赏色。   “不错,挺好一学校。”   以前卜善从没觉得自己的考上这所大学有多骄傲,但在此刻她是真的很庆幸自己是YM的。   她依旧谦虚答:“学校教学质量和老师都挺不错的。”   苏邰点头对她的回答很是满意,接下来的话语也没夹带着其他的意思,只聊着关于艺术的话题。   陈栩谦应付完那边,端着酒杯过来找卜善时,就看见这么一幕,他有些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