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杜祺黯看着付馨离开的背影更是气急了,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都不知道解释一下的吗?还是说自己刚才说出的话实则都是她的真实想法? 想到这儿,杜祺黯更是想抓到沈逸阳将他暴打一顿…… 而付馨回房之后情绪也是久久都没有平静下来,低头条件自己身上的围裙一时间更是气的头疼,立马伸手将围裙给摘下来扔到了一边去。 “我还真是自作多情!人家哪里需要我答谢什么?一副不讲道理的模样真是让人无语!”付馨目光飘过窗前放着的杜祺黯的相框,对着他大大的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出声嘟囔道。 于是这一晚两个人倒也是够折腾的,一个人在卧室,一个人在书房,都没在碰面,也都没吃饭,更是一夜未眠…… 而第二日付馨倒是想通了,反正她同杜祺黯也是互相利用,而他们这些有钱人原本也是难免有些毛病,自己终归会走,又何必非得跟他堵气呢? 于是这样一想付馨到了心情大好了起来,只是就算如此她还是没打算同杜祺黯道歉,反而是等着他来同自己道歉,毕竟这件事情是他有错在先。 只不过她不知道的是杜祺黯也在等着她去跟他解释,原来两个人这样一来都不去道歉和解释,整日里有难免要碰面。 付馨还好,只是她已经没在为此生气了。但是杜祺黯则不同,看见付馨这样每日心情大好,他总觉着此事儿同沈逸阳有关,于是他便更加生气了。 但是无论他怎样生气,对着付馨言辞怎样锋利,付馨都没有任何的回应。整得他就好像是重重的一拳挥舞到了棉花上一样,十分的无力。 而杜宅里的仆人们看着这俩人整日奇怪的相处模式也是十分的不解,但毕竟是主子们的事情,他们自然也不好插什么嘴的。 一直到后来杜祺黯忍无可忍了,想着想着眼不见为静,便自己搬去了公司住。 而五嫂得知了此事儿之后便一脸着急的来找到了付馨,一脸担忧的出口询问道:“少奶奶,少爷近日这是怎么了?脸色不大好也就罢了,今日还收拾了衣物搬到公司住去了。” “杜祺黯?他能有什么事儿?五嫂你就别担心了。”原本正在看书的付馨被五嫂冷不丁的这么一打断就已经是有点懵逼,此刻见她口中所说的是杜祺黯之后更是没了说下去的想法。 而五嫂原本就猜想这俩人可能是吵架了,此刻更是确定了这个像法。要知道她在这几日的相处里也还是挺喜欢付馨的,加上又是老爷亲点的孙媳妇儿,对她自是各位的加分。 “少奶奶,我知道你铁定也为此很着急,要不你就去哄哄少爷吧!想来你给了他台阶以后,他一定会回来的。”五嫂还是不想看见他们俩不睦,所以便出声提议道。 “好了五嫂,此事儿我自己有分寸的,你就好好下去休息休息吧!就别操心这些了。”付馨对着五嫂柔和一笑,将她给“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