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颖听后笑了,“你傻了,KL的企业文化和发展进程在网上是可以搜索到的,季晓梅给你这个是在提醒你面试的时候不要把这最简单和最基本的给遗漏掉,还有她只给你提供了参考题目,而关于答案还是要你自己去找吧,再说面试的时候如果面试官不问的话你也不用回答啊,但是如果你做了这些功课那就可以以防万一,助你顺利过关啊,你想想看不管怎么看这些资料对你都有利无害。” 曲飞扬听后沉默了,她手中拿着这份沉甸甸的资料心里却是满满的自责和愧疚,一时间竟说不出半个字来。 其实刘颖心里现在对季晓梅也是这样的一种情绪,她安慰曲飞扬,“好了,这下你可如虎添翼了,可一定得要通过第二轮的笔试啊,就算是死也要死在最后一关,那样的话也算是死得其所,死的光荣了,更不枉费了季主管对你的期许和帮助。” 曲飞扬沉沉的叹了口气,“她怎么这样,干嘛不走寻常路,非要把人弄的心生愧疚她才满意,其实这也是她报复我的一种手段吧?” 刘颖轻叹一声,“像她这种女人受过那么多的偏见跟歧视,心里一定是千疮百孔,在这个以貌取人的社会里她受够了伤害跟委屈,所以干脆就以冷漠麻木来示人,这也是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吧。” 曲飞扬听后心里更不是滋味儿,就在刚才她还在利用季晓梅的长相来攻击她呢,“现在该怎么办?” 刘颖一耸肩,“先维持现状等你应聘都结束后再说吧,你现在马上就去敲她办公室的门跟她道歉,然后揭开她一直都隐藏于人前的真面目,让她以善良跟温情的一面示人,她也未必接受的了,这份人情咱们先记在心上就好,等时机到了再还她也不迟。”别看刘颖平时总是一副大大咧咧不走心的样子,可要真是遇上事的时候她却能够理智冷静的考虑问题,并做出一个恰当的决定。 曲飞扬听后直点头,“嗯,就听你的。” 刘颖:“好了,你现在赶快拿着季主管的这份资料去好好用功吧,这也是对她表示感谢的最好方式,我给你掩护。” 曲飞扬双手抱着这叠资料放在胸口处,她长叹一口气,“我尽力吧,本来就是个平常的应聘,怎么现在竟然搞的这么的悲壮。” 刘颖笑到:“生活太平淡无趣了,偶尔添点作料也不错,哈哈。”她那没心没肺的笑声再现,跟刚才那个板着脸指导她要如何去做的时候判若两人。 曲飞扬看着她的笑脸在心里感慨着,原来人都是有两面的,总有一面是不常显露示人的,季晓梅是,刘颖也如此,而自己何尝又不是呢。 从拥挤的地铁下来,曲飞扬只觉得疲惫不堪,好不容易回到了自己的小窝里,她一下子就栽倒在床上,身边的手机提示音响了两声,她也懒得去理,不觉中竟然就这样睡着了。 已经夜里十点了,方西坐在书房里拿着手机,却一直都等不到曲飞扬接受他加为好友的提示,他一遍一遍的翻看着,直至失去耐心的走回卧室里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