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吧,是谁让你这么做的?”萧言其负手站在原地,眼神淡漠。   “是萧朗生,我也是被逼的,如果我不按照他的话去做,他就要把我从潘氏赶走,我……”陶璋丝毫没有犹豫地供出了背后的主谋,倒是这个名字,让在座的其他人面面相觑,因为他们好像听到了一个十分了不得的秘密。   虽然萧朗生不满萧言其接任朗元集团的总裁之位,已经是公司高层之间流传了已久的事情。   蓝野挑眉,他就知道,萧朗生能够找来替他做事的人,智商还是一如既往的感人。   既然萧言其已经答应了会放陶璋一马,潘子婷虽然不乐意,但也没有再多找陶璋的麻烦。   又因为这一次是她胡闹找了夏栩栩的麻烦,所以才会闹出后面的事端来,倒是也没有这个脸再缠着萧言其去外面吃饭庆祝,在庆功会上也没有待太长的时间,便不甘不愿地离开了。   项目组的其他成员都趁着这一次机会选择了放假,倒是夏栩栩还是回到了工位上,因为休假对她来说,并没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蓝野站在萧言其的办公室里,压下百叶窗,偷偷地瞄了一眼依旧在认真工作的夏栩栩一眼,笑着耸了耸肩,“虽然没有搞清楚她的身份,但是至少证明她不是你那位二叔的人,也不错。”   萧言其握着笔,顺手在一份文件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阖上文件,起身扔到了蓝野的怀里,“回去工作。”   “怎么说这一次也是稍微怀疑了她一下,还害得她差点被潘子婷打一巴掌,我这心里还是有点过意不去的。”蓝野收好了文件,“啧啧”了两声,说出来的话意有所指,“你要是没有什么想要表示的,我还是要去和她道个歉的,毕竟是个聪明的姑娘,知道我们怀疑她,万一就跑了呢?”   蓝野的碎碎念在萧言其的的耳边不停地回响,但萧言其依旧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我看就算她接近你真的是有目的,但是只要不影响到集团,留在身边做秘书,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蓝野笑嘻嘻地拍了拍萧言其的肩膀,神情认真,“还是你没把她只当成一个秘书?”   其实在看到萧言其替夏栩栩挡那一巴掌的反应时,蓝野就已经怀疑了。   揭破陶璋原本会有更为隐秘和低调的时机,他刚刚的选择,不过是看不得夏栩栩受委屈罢了。   “滚出去。”   萧言其自然看到了好友眼神之中的探询,他指了指门口,并不想让蓝野发现他心中真正所想,他会有这样的反应,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原因到底是什么。   “萧言其,你的心乱了。”蓝野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自然不会在这里触萧言其的眉头,拿着文件赶紧跑路。   办公室的大门在蓝野的身后阖上, 他一抬头,便看见了正坐在工位上认真核对着数据的夏栩栩。   萧言其啊萧言其,你本想做那个捕猎小黄莺的猎手,不过,到底谁才是那个迈入了陷阱的猎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