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们一筹莫展,方霖抿了抿唇,略带歉意地看着小女孩,“等下我去找主治医生过来。” “我哥他真的不是疯子!”小女孩认真地说着,她还从她的书包里掏出一个厚厚的笔记本。 笔记本里贴满了各种化验单,旁边还用钢笔写着做检查时的记录。 “我知道这里是南城最好的医院。”小女孩双手将笔记本递给方霖,“连着两年,我哥看了无数家医院,可是我哥的病情越来越严重,请您,救救我哥,好吗?” 方霖迟疑了片刻后,还是双手接下了沉甸甸的笔记本。 …… 早上例会。 “8床患者李俊,18岁,因为肺血栓而被送进急诊室。”朱博文正在向许柏辰汇报,“目前血栓已经全部被清除,应该是可以安排出院了。” 许柏辰接过朱博文递上来的复查检验报告,看了看,“既然没问题了,那就安排出院吧。” “那个……”方霖知道自己不该在这个时候开口,但她脑子里全是昨天那个小女孩乞求的双眼。 朱博文看着方霖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里一咯噔,这丫头又要给他添堵了。 “教授。”方霖还是开口了。 大家都把目光看向方霖,似乎每次她说话,都会引爆炸弹,然后殃及一大堆无辜的鱼儿。 方霖犹豫了几秒钟后,还是顶着众人鄙视的目光,冒着被赶出医院的风险说道:“我觉得,8床的患者并不适合安排出院。” 朱博文挠脑地看着方霖,这丫头一定是上天派来折磨她的妖精! “哎,那个实习生。”有人站了出来,指责方霖,“什么叫你觉得呀?病人的治疗是要根据检查报告来的,不是你凭感觉。” “就是。”其他人也冷嘲着方霖,“每次就她话最多,朱医生是我们的前辈,每次都找朱医生的茬,几个意思?” “你们不要这个样子。”尴尬的局面被朱博文打破了,“方霖,说说你的想法。” 方霖扯动嘴角,拉出一个超级难看的笑容。 “8床患者虽然是血栓静脉炎,但是病人才17岁,而这种病的好发人群多见于中、老年人……” 方霖的声音越说越小了,她清晰地听到周围有其他实习生议论,说她背死书。 还说她随便背点书上的东西,就可以出风头了…… “所以呢?”许柏辰拿笔在检验单上写着什么,边写边问。 “我们并不知晓血栓的原因,如果就这样让患者出院,说不定下次会发生更为严重的情况。”方霖认真地说着。 “好。既然如此,那……”许柏辰撕下刚写好的检验单,“把病人送去血管科,让他们好好查一下血栓的原因。” “教授……”方霖硬着头皮问道:“可不可以把病人交给我,我曾跟病人的妹妹交流过……” “想都别想。”许柏辰直接掐断了方霖脑子里的那点小想法。 许柏辰走了,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了一会也散了。 朱博文狠命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冲着方霖大声吼着:“不找点事出来,你会死,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