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医生你来吧,没时间了。”护士已经把紧急插管的东西都准备得差不多了。 方霖双手颤抖,心里有些慌乱,虽然她没做过,但是人总有第一次…… “好,那就准备紧急插管吧。” 努力回忆自己平时看到的,又在熟练的护士协助下,方霖开始了她的操作。 但是试了几次,都找不到手感,插管始终没办法进去。 “血氧饱和度也一直在掉……”护士又提醒她。 再不把气管插进,病人就会引起窒息,甚至死亡。 “哈,进了!”方霖大吁了口气,又将导管给护士接手插上气囊。 “听诊器麻烦听一下。”慌乱中,左霖又吩咐另外个来帮忙的护士。 护士拿听诊器在患者胸腔部位听到回应后,肯定地说着:“进入食道了。” “抽吸!” “脉搏还是在掉。” “怎么回事呢?”左霖深感无奈,这已经超出她的能力范围了。 郑哲从手术室那边过来,刚进重症监护室就看到几个医护围着病人手忙脚乱。 “准备阿托品。”郑哲果断地说着。 突然有人帮忙,并且对方的操作都是非常的熟练,方霖的慌乱的心慢慢平复下来。 显示器上的数据终于没有在下降了,郑哲看了眼方霖,“你是今晚的值班医生?” 方霖点了点头,“谢谢你。” “不用。”郑哲微微浅笑,“还是把这位患者的主治医生叫过来吧。” “已经打了很多次电话了。” “嗯。” 说话间,患者的主治医生终于一边扣着纽扣一边跑来了。 郑哲见患者情况稳定后,准备离开重症监护室,左霖追了上去。 “郑医生……” 郑哲顿住了脚步,回头看着向他跑来的年轻女医生,“还有事?” “哦,我就是想跟你说,上次我有看你做手术,你真的是太厉害了。” “就这?”郑哲斜眼看着方霖,眼前这个女实习医生和外面那些仰慕他的女人,没什么两样。 “是啊,我看过你主刀的手术,我觉得你的手术是最漂亮,最流畅,最完美的手术。” “最漂亮?最流畅?最完美?你是说我?” “是的,郑医生。看完你的手术,我都深受感染。”方霖笑眯眯地说着。 “还被感染了?”郑哲还是第一次听人这么赞美他,心情愉悦的同时,还有点飘飘然,点了点头笑着:“谢谢。你叫什么名字?” “方霖。” “芳龄?名字很特别。” “所以我真的很想向你学习。”方霖仰慕地看着郑哲,“如果能参加您的手术,我一定会受益终身的。” 郑哲耸动眉头,想了下自己明天要做的手术后说着:“那你知道PPPD手术吗?” “知道,是十二指肠切除术,主要用于胆总管中、下段癌症患者或者有十二指肠恶性肿瘤。” “很好,那你知道PPPD和whipple的区别吗?” “呃?”方霖有点茫然,脑子里好像知道又好像不知道。 “这个问题很难吗?” “不难。”方霖摇头否定,然后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答案,“这两者的区别就在于要不要保留幽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