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方霖苦涩地笑了笑。 她又不是犯了什么错,不让她去手术室明说就好了,干嘛欺负人? “看你还笑得出来,是不是实习生的工作太轻松了?” 严厉又熟悉的声音在耳边乍然响起,方霖像受惊的兔子,惶恐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教授。” 许柏辰眉头轻蹙,不苟言笑,“我给你的钥匙呢?” 方霖以为他要收回钥匙,连忙开找,只是掏空了身上所有的包包都没找出钥匙。 “我,我不记得放哪里了。” “是不记得放哪里了?还是随手就扔了?” “我没扔,我绝对没扔。”打死她也不敢扔许柏辰给的东西啊,就算再不想要,那也不敢随便扔呀。 许柏辰沉着脸,眼眸冷冽,瞥了眼手腕上的时间后,不悦地说着:“明天晚上来公寓吃晚饭。” “我明晚值班。”方霖表示并非她不想去,而是工作。 为了说明她的身不由己,方霖继续说道:“我这一个星期都要值班。” “那你值班吧。”许柏辰双手负在身后走了。 看着许柏辰冷漠的背影,方霖的心垮了又垮,真是郁闷透顶了。 不过许柏辰给她的钥匙到底去哪里了? 长期饭票啊?! “滴!滴!”口袋里的呼机响起。 在宿舍找钥匙的方霖看了眼呼机上的代码,是住院部的,拔腿就往那边跑。 病房里,许柏辰正和其他几位医生在抢救一位呕血的患者,整个病房都乱做一团。 方霖走近一看,出事的患者不就是安排今天出院的那位血栓患者吗? 终于,病人的情况稳定了。 “你最后一次注射的剂量是多少?”许柏辰严厉地问着。 朱博文额头冒着冷汗,连续工作36小时,他也记不太清,旁边的周文麟医生也是低着头。 “知不知道病人吐了两个单位的血,如果不是抢救得及时,后果不堪设想!” “对不起。”朱博文低着头,满脸的愧疚。 “其实这不能全怪朱医生。”方霖在旁边插嘴说了一句。 周文麟紧张地抬起睫毛瞄了眼许柏辰,又瞥了眼方霖,果然,许柏辰将怒火转到说话人的身上。 “你还好意思站在这里?!”许柏辰把手中的病例扔向方霖,“你不是说和病人的家属交流过吗?不是想负责病人吗?结果就是这样的?” 方霖把病例从地上捡了起来,对于许柏辰的训斥,她现在已经开始习惯了。 “教授您不觉得奇怪吗?”方霖毕恭毕敬地站在许柏辰面前,虽然她这两天忙得要死,但这个患者的情况,她还是有留意的,“病人同时发生了血栓和溶血这两种相反的现象,我自己也是抗凝血剂的使用者,一般的剂量是不应该造成如此严重溶血的。” 朱博文和周文麟都吸了口气凉气,用一种诧异的目光看着方霖。 大概是谁也没想到方霖会是用抗凝血。 “病人的情况应该不是普通血栓了。”周文麟耸动眉头,“我建议给病人进行全身CT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