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暖意很讨厌医院。   消毒水的味道让她喘不过气。   “暖暖。”身边的苏落下意识抓紧了她的手,“我怕。”   “落落,我在这里。”顾暖意安慰她。   今天来医院,是陪她的朋友苏落来堕胎的。   是的,堕胎。   苏落遇人不淑,怀孕之后对方不想负责,从此消失人海。   虽然嘴上是这么安慰着苏落,可是顾暖意知道,自己是在佯装淡定,毕竟她始终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心里多少有些慌乱。   苏落已经慌了,她不能慌。至少,看起来就不是慌乱的。   “下一个,苏落。”   顾暖意说:“落落,我等你出来。”   “嗯。”   苏落进去之后,顾暖意才接起那一直在振动的手机。   电话来源——许至寒。   “你在干什么,这么久才接?”   “堕胎。”   电话那头诡异地沉默了十秒钟。   顾暖意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说:“不是不是……”   “哦。”许至寒打断她,“我知道,你给我戴了一顶绿帽子。”   顾暖意:“……”   所以说,有时候说错话也是一件尴尬的事情。   许至寒的话听起来特别大度:“我懂,我不怪你,堕完胎记得回到我身边,知道了没?我是你的合法丈夫,自然会原谅你的过错。”   顾暖意:“……”   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好在,许至寒说完,就没说下去。   两个人就那么沉默着。   顾暖意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轻声开口:“许至寒。”   “嗯。”许至寒似乎在忙,因为隔着手机,顾暖意还是听到了他翻书的声音。   “你想要孩子吗?”许至寒沉默了。顾暖意知道,她不应该问这个问题的。   两个人结婚一年了,该做的都做了,可是在孩子这方面,许至寒从来没有明说过。可能是因为两个人并没有什么感情基础。   他们两个就是典型的商业联姻。   说白了就是凑合过日子的。   “暖暖。”许至寒改了称呼,“你知道,你不想做的,我都不会勉强你。除了离婚这件事。”   “我陪苏落来堕胎。”顾暖意将事情大概说了遍,至于为什么告诉许至寒……大概是因为许至寒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他是她配偶栏上的人。   静静地听完顾暖意说完,他才开口:“你很怕?”   “嗯。”   电话那头轻笑了声:“暖暖,我们是合法夫妻。既然选择了婚姻,我就会对它负责。我希望你也一样。”   顾暖意抬头,看着手术室上的灯,苏落进去好一会儿了,不知道会不会有意外。   “如果我真的出轨了呢?”   “暖暖,我相信你不会。”   这大概是,夫妻间的信任吧。   “待会儿要不要我去接你们?”许至寒问。   顾暖意仔细想了想,还是拒绝了。   苏落刚刚遇到了人渣,许至寒过来,就像是顾暖意在向她炫耀一般,会刺激她。   “好。有什么事,随时跟我联系。”   “我知道了。”   “许至寒……”顾暖意的身子都在发抖,在旁边的人看来,不过是因为堕胎而感到恐惧罢了,“你陪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