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落的手术持续了多久,顾暖意和许至寒的电话就打了多久。   顾暖意对医院的恐惧,不仅仅是因为消毒水的味道。许至寒明白这一点,所以他愿意陪着她。   “我会不会打扰你?”顾暖意问,“你会不会觉得我烦啊……”   “不会。”许至寒的回答不带犹豫,顾暖意隔着手机,还能听到他对别人说话:“这篇论文不适合拿去答辩,再修改几次。”   原来他刚刚在看学生的答辩论文。   “好的,许教授。”   顾暖意对许至寒了解的并不多,只知道许至寒在家里排名老二,所以公司的事情不用他麻烦,就一直在大学里教书。   “你很忙吧?”   “还行。但是没有老婆重要。”   “……”   这人真的是,容易让人脸红心跳啊。   手术灯熄灭,苏落扶着墙,慢慢地走了出来。   顾暖意连忙挂了电话:“我先挂了,晚点打给你。”   “好。”   这世上有一种人,他的简单一个“好”字,都会让你觉得无比安心。   对于顾暖意来说,许至寒就是这样的存在。他们在一起没有感情基础,他却对她极好,让她安心,让她依赖。   顾暖意挂了电话,连忙走过去扶着苏落:“落落,你还好吧?”   苏落摇头:“暖暖,送我回家。”   顾暖意抿了抿唇:“落落,你确定不在医院里看看吗?”   苏落看着顾暖意,眼里多了几分乞求:“暖暖,我求你了,带我回家。”   “好。”让许至寒过来接并不方便,顾暖意就打电话给了顾袁绍,让他过来。   顾袁绍原本是不大乐意的,好歹顾暖意也是一个结了婚的女人,不让自己老公过来接像什么话?   可是顾袁绍看到苏落的时候,就明白为什么了。   身为顾暖意唯一的哥哥,顾袁绍自然知道苏落,也知道苏落发生了什么。   若是让许至寒过来,的确不方便。   “我的两个活祖宗哦,”为了不让苏落觉得这件事已经不是秘密了,顾袁绍选择装傻,“你们知不知道哥哥我很忙的,还让我来接你们。”   顾暖意故意白他一眼:“忙?你忙啥?咋不给我找个嫂子回来。”   顾袁绍:“……”   老子这是帮你呢,别搞人身攻击行不?你结婚你了不起啊?   顾袁绍一个白眼翻回去:“有本事别让我当你哥。”   顾暖意:“乖,叫姐。”   顾袁绍:“……”   那句估计怎么说来着?对了。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这妹妹嫁了人越来越放肆了!   真不知道人家许至寒怎么受得了她!   苏落惨白的脸扯出了一个微笑,这对兄妹永远是这个样子,吵不散,打不跑。   “暖暖,我好羡慕你。”苏落由衷地说了一句。   是的,羡慕。   顾暖意家世好,长得也漂亮,二十多年来顺风顺水,虽然没有嫁给喜欢的人,可是对方对她也很好。若不是这个,顾暖意应该是真正的人生赢家了。   “落落,一切都会好的。”顾暖意握紧了她的手,对于她的遭遇,她不能随便劝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