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落并没有让顾暖意和顾袁绍多停留,她实在是不好意思。   顾暖意放心不下,可是苏落下了逐客令,也不好继续待下去。   被人家“赶”出来的两个人面面相觑,顾袁绍问:“你要回去吗?”   “你先送我去许至寒的学校。”顾暖意说。不知怎地,她突然对他工作的地方很好奇。   “好嘞。”在平时,顾袁绍对顾暖意实在是有求必应。   顾暖意看着窗外,看着不停倒退的风景,开口说:“哥,你能找到那个男人吗?”   “人海茫茫,你让我上哪找?”顾袁绍点燃了烟,“这个国家那么大,谁知道那个龟孙跑到哪里去了。”   顾暖意陷入了沉默,望着不停倒退的风景发呆。   苏落家离学校并不是很远,但还是绕了几个圈子才到的学校。   顾袁绍将车子停在了校门口,问正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的顾暖意:“要不要我陪你进去?”   “不用了。”顾暖意打开车门,“有心思陪我,不如收收心,别再瞎折腾了。”   顾袁绍轻轻笑了。   顾袁绍目送着顾暖意又进校门,才开车离开。   顾暖意绕了很大一圈,连许至寒办公室都没有找到。   她有些后悔了。   这是她第一次来,绕了这么久,找不到自己老公也就算了,连怎么出去都找不到了。   好巧不巧地是,顾暖意迎面走来一对情侣,顾暖意连忙上前问:“不好意思,请问许至寒现在在哪?”   女生抬手看了看表,说:“这个时间许教授还在上课吧?”女生转身,指着迎面的教学楼:“就是这栋教学楼,教室应该是三零三。”   “谢谢。”顾暖意道完谢,就直接绕过这对情侣,不打扰他们了。   他们没走远,顾暖意还能听到男生说话:“许教授魅力这么大吗?连外校的都找过来了。”   顾暖意:“……”   顾暖意找到了三零三教室,许至寒果然在上课,顾暖意从后门门口瞄了一眼,可以用座无虚席来形容了。   学生很多。   许至寒眼尖,一眼就看到了趴在门口的顾暖意,许是顾暖意连半张脸都没有露出来,他认不出,直接开口:“门口那位同学,要进来就光明正大走进来,在门口看什么呢。”   语气还有点凶。   顾暖意不知道的是,许至寒的课是从来不允许迟到的。   教室里的学生齐刷刷看向门口,顾暖意被看得不好意思,磨磨蹭蹭地走进来。   看到顾暖意的第一眼,许至寒自己都没忍不住笑了:“我说老婆大人,你是突击来查岗的吗?”   学生们看看许至寒,又看看红着脸的顾暖意,不约而同地发出了感叹:“哦——”   顾暖意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许教授,”有不怕死的学生站起来提问,“你们结婚了吗?”   许至寒点头:“结婚了,国家认证。”   有学生拍桌:“没天理啊,许教授居然结婚了。”   有学生站起来,对顾暖意鞠躬:“师娘您好!”其他学生纷纷站起来,集体转身看向顾暖意的方向,更是齐刷刷的鞠躬:“师娘您好!”   声音洪亮。   许至寒、顾暖意:“……”   这一届的学生很可以,懂得讨好教授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