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堂课可以说没上成了。   为什么?   所有人都盯着顾暖意看了。   下课之后,顾暖意跟着许至寒去了办公室。办公室里没有人,看着都觉得冷清。   怪不得所有人都说,大学的老师最轻松了。   “怎么过来也不跟我说一声?”许至寒让顾暖意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给顾暖意倒了一杯水。   “我就想过来看看你工作的地方。”顾暖意借过水,咕咚咕咚地喝着。   她是真的渴了。   在这个学校绕了那么久,腿也酸了口也渴了。   “你不陪陪苏落?”许至寒搬了个凳子,坐在顾暖意旁边。   顾暖意摇头:“落落都不让我陪着她……可能是觉得丢人吧,让我哥知道了这种事情。我想给落落找个保姆,你看怎么样?”   许至寒点头:“可以,不过,你要和苏落先商量好。”   顾暖意握着杯子,认真想了想,摇头:“不行,落落肯定不会同意的。”   许至寒伸手,拿过顾暖意手中的空杯子:“我知道你了解苏落,可是暖暖,若是让保姆直接上门,苏落可能会更接受不了,认为你是在可怜她。”   言之有理。   “你什么时候下班啊?”顾暖意问。   许至寒示意顾暖意将她面前的书递给他,顾暖意把书递给他,许至寒拿出一张纸,是课程安排。   他大概扫了一眼:“已经没课了,四点就能走了。”   “许至寒。”顾暖意双手拖着下巴,看着他,“你这名字不好。至寒至寒,实在是太孤独了。”   许至寒伸手,揉揉她的头:“所以有了你的出现,温暖我的生活。”   顾暖意:“……”   大学教授说话都这么撩的吗?   “许教授。”有学生来敲办公室的门,“张老师让你过去一趟。”   “好。”许至寒应了一声,对顾暖意说:“我去去就来,你不要乱跑。”   “知道啦。”顾暖意笑得甜甜的。   许至寒放心地出去了。   许至寒的椅子是可以三百六十度旋转的那种,顾暖意转了几个圈圈,把自己都绕晕了。   顾暖意盯着自己面前的电脑,伸手打开了。   许至寒的东西都很整齐,从课本到电脑再到笔,分类好放着。   他的办公桌上有两台电脑,一台是学校配置的台式电脑,另一台电脑就是许至寒自己的笔记本电脑。   顾暖意打开的,就是许至寒的笔记本电脑。   顾暖意没有偷窥的毛病,这是她和许至寒结婚一年以来,第一次动许至寒的东西。   在婚礼之前,顾暖意没有见过许至寒,在婚礼前半个月,家人例行公事般地告诉她:“你的婚礼在半个月后,对象是许家的二公子。”   顾暖意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是去选婚纱,拍婚纱照。   许至寒温文尔雅,举止有礼,顾暖意对他很满意。   唯一觉得悲催的是,那时候的顾暖意以为许至寒是不戴眼镜的。   “你好,顾小姐。”这是许至寒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我是许至寒。”   没有直接说“我是你老公”,给了她重新认识的机会。   “我叫顾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