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证是办完婚礼的第二天去民政局办的。   婚礼当天两个人都很累,是分床睡的,因为第二天要领证,所以两个人都起得比较早。   顾暖意看着戴着眼镜的许至寒,陷入了沉默,婚礼上的许至寒是不戴眼镜的,纠结许久,顾暖意才开口问:“你近视吗?昨天……没见你戴啊,拍婚纱照的时候,也没见……”   许至寒笑了:“戴的隐形眼镜。”   顾暖意:“……”   为什么许至寒的话听起来像是在嘲笑她的智商?   顾暖意看着许至寒电脑桌面,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的电脑桌面,正是他们两个人的婚纱照。   顾暖意瞬间没有了看许至寒电脑的兴趣,抬手合上电脑。   许至寒没过多久就回来了。   “饿了吗?”许至寒问。   顾暖意摇头。   不饿,一点都不饿。   “许至寒。”她轻声喊他的名字。   “嗯?”   “你为什么会娶我?”   许至寒微愣。   一年以来,顾暖意第一次问这个问题。   “和你一样。”四字回答,言简意赅。   和你一样。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那你为什么对我好呢?”   “男人,就应该对自己老婆好。”许至寒腿长,再加上是站着的,顾暖意坐在椅子上,有一种他在俯视她的感觉。   “暖暖,如果当初我娶的人不是你,我依旧会对我的妻子好。婚姻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包容,理解,这些我都会努力做好。”   许至寒单膝跪下来,正视着她:“我是真的想和自己的妻子进行不说再见的婚姻,哪怕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暖暖,我希望,你也一样。”   这大概是许至寒最温暖的承诺了。   顾暖意伸出手,抱住了许至寒。   “许至寒,”顾暖意在他的耳边轻声问他,“如果有一天,我有了喜欢的人,你会放我走吗?”   “会。”许至寒没有犹豫,他说,“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暖暖。”   顾暖意红了眼眶,她没想到的是,放当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许至寒真的放她走了。   “我们去吃饭吧。”许至寒说。   他们已经将近两个月在一起吃饭了。   顾暖意点头:“好。”   许至寒牵着顾暖意的手,走在校园里,路过的学生都投来讶异的目光,没办法,许至寒太低调了,实在是没多少人知道他结婚了。   所以他们都好奇许教授牵着的这个女人是谁。   顾暖意被看得不自在,忍不住说:“你在学校很受欢迎啊?”   “没有吧。”许至寒微微一笑,“反正,我也是你一个人的许教授。”   顾暖意脸红。   这个男人,怎么情话张口就来。   “过两天我哥生日,”顾暖意说,“到时候你有时间吗?”   “好。”   没有犹豫,肯定地答复,是给对方最好的答案。   许至寒从不回答有没有时间,因为就算没有时候,他也会挤出来时间。   这就是他给她的安全感。   “你要带我去哪里吃饭?”   “你猜一猜?”   顾暖意认真想了想:“该不会是学校旁边的饭店吧?我听说很有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