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至寒哭笑不得。   这丫头get的点总和别人不一样。   “先生您好,”服务生走过来,对许至寒说,“我们店里可以合影留念,写下最想对彼此说的话,然后几年后再邮寄到您家里。您和您女朋友要不要合张影?”   “我们不是男女朋友。”   顾暖意的心咯噔一下。   “你看不出来吗?我们是夫妻。”   顾暖意嘴里还咬着菜,讶异地看着许至寒。   他们很少一起出来,就算出来,也没人问起他们的关系,这是第一次,许至寒肯定他们的关系。   顾暖意咧开嘴笑了。   “还是拍一张吧,暖暖,你觉得呢?”许至寒看向顾暖意。   顾暖意想了想,点了头。   她还没有玩过这种东西呢。   服务员帮他们照了照片:“先生您靠近这位女士一点点,这位女士可以笑一些……”   拍下来的照片很好看。   顾暖意靠在许至寒的肩膀上,双眸微眯,嘴角是掩盖不住的笑意,许至寒则看着顾暖意,眼里的宠溺,是藏也藏不住的。   拍好照片,服务员将便签纸递给二人,写下最想对对方说的话。   服务员问:“那两位想什么时候寄回去呢?”   “一年之后吧。”许至寒合上笔帽,看向顾暖意,像是征求她的意见。   “那就一年后。”顾暖意点头,许至寒的很多决定,她都不会去做出相反的决定。   “好的。”   服务员收好留有两个人字迹的便签纸,便不打扰两个人吃饭了。   “你会不会觉得幼稚?”许至寒问。   “没有吧,挺有纪念意义的。”顾暖意说的实话。   “许教授,是你啊。”一个女声响起。   许至寒和顾暖意同时抬头,看向声源,目测年龄大概五六十岁。   “暖暖,这是我们学校的周教授,也是我的老师。”许至寒简单介绍。   “你好。”顾暖意礼貌地打招呼。   周老师仔细打量顾暖意,忍不住问:“这是……”   “顾暖意,我的妻子。”   周老师笑了笑:“原来如此,我以为许教授和谁一起出来吃饭呢,毕竟许教授可是很难约的一个人。”   许至寒哭笑不得:“老师您说笑了。”   周老师问:“介意拼桌吗?”   “当然可以了。”顾暖意连忙站起身,帮周老师拉开椅子。   既然是许至寒的老师,礼数自然不能少。   顾暖意做的这一切,周老师都看在眼里。   “我去一下洗手间。”顾暖意说。   她想去洗手间补个妆,医院什么的来回折腾,补个妆也不过分。   “你们什么时候结婚的?”周老师问。   “结婚一年了。”许至寒靠在椅子上,“周老师,你都知道,为什么要问我?”婚礼的宾客,周老师是在内的。   周老师点头:“我看这女娃子不错,你对她……”   周老师没再说下去,许至寒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和谁谈过恋爱,周老师甚至怀疑许至寒的取向有问题。   许至寒听得明白,点头说:“周老师,我很正常。我觉得……我可能喜欢上暖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