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老师没有跟他们一起吃饭就走了。   这一顿饭顾暖意有些撑。   许至寒也看得出来:“要不要散会步。”   顾暖意想了想,提议道:“去逛商场吧,刚好有些东西需要买,就当是饭后散步吧。”   “好。”许至寒一向很尊重顾暖意的意见。   两个人去了离饭店不远的商场。   许至寒一手拿着自己的西装外套,一手拿着顾暖意的包,看着有些滑稽,却又些特别的温暖。   顾暖意平时就比较喜欢吃,家里的冰箱里很多都是放着她的零食,许至寒不喜欢零食,但也由着她去了。   一到商场,顾暖意就像是剪了线的风筝,魂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许至寒,你看那个兔子玩偶好可爱啊!”   “许至寒,你看这个抱枕,好软哦,靠着一定很舒服!”   “许至寒许至寒……”   顾暖意一口一个“许至寒”,叫得他心痒痒的。   他以前真的没发现顾暖意这么话唠。   可是也很可爱。   像只仓鼠。   “许至寒,你在原地等我,我去买个冰淇淋!!”   许至寒还没来得及阻止她,顾暖意就一溜烟地跑了。   许至寒在心里苦笑:饭后不要吃冰淇淋啊。   反正等着也是闲着,许至寒拿出手机回复学生的消息。   许至寒有两个微信,一个是给学生加的,另一个,就是家人朋友。   许至寒从不会回复那些无聊的问题,都是回复一些关于学习的问题。   回了几条消息,顾暖意一溜烟地跑了回来,把手机塞给许至寒:“你要不要吃,特别甜?”   刚想说“这样对胃不好”的不好的许至寒看了一眼顾暖意,没忍心说出口。   许至寒俯身,亲吻顾暖意的嘴角。   顾暖意:“?!”   许至寒怎么会突然亲她?   许至寒没有停留多久,顾暖意红了脸:“喂!商场这么多人!”   “没事。”   “万一遇到你的学生怎么办?!”   “那也没事。”   “……”   许至寒是淡定帝吗?   “草莓味的冰淇淋。”许至寒点头,“味道不错。”   顾暖意:“……”   为什么许至寒……有点不一样?   “暖暖,你别动。”   顾暖意当真一动不动。   许至寒又俯身,亲住了顾暖意的嘴唇。   与刚刚的蜻蜓点水不同,许至寒加深了这个吻,过了一会儿才放开顾暖意。   “许……许教授……”还是三个不同的声音。   这个不和谐的称呼突兀地响起,顾暖意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什么乌鸦嘴!   怎么许至寒的学生说出现就出现!   还是三个!   她以后要怎么做人啊!   许至寒看着顾暖意,失笑。他对学生点头:“你们出来,不要玩太晚,虽然是大学,但还是要注意人身安全。”   撞见两个人接吻的三个学生呆呆地回答:“是……”   这实在是太尴尬了。   “暖暖。”许至寒陪着顾暖意蹲下,遗忘了三个学生的存在,“暖暖,你别这样。”   这样子,实在是真的可爱。   顾暖意心里别提多憋屈了,丢脸都丢到许至寒学生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