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袁绍把生日派对的地点安排在酒吧。   顾暖意扶额,有点不想认这个哥哥了,可是没办法,是他生日,他最大。   顾暖意把地址给许至寒发了过去,转念一想,顾袁绍应该早就告诉他了,就把消息撤回了。   再过半个小时,顾暖意就要关店了。   顾暖意关好店回到家的时候,刚好接到许至寒的电话:“喂?”   “你现在在哪?”   “刚回家,准备换身衣服,就去给我哥过生日。”   “好,我待会儿去接你。”   “嗯。”   顾暖意洗了个澡,在衣柜面前挑来挑去,然后才选了一条露肩及膝的连衣裙,然后换衣服,化妆。   好巧不巧的是,顾暖意刚把一切弄好,许至寒就在微信上发消息过来了。   Han:「我到楼下了。」   暖意绵绵:「我刚弄好,马上下去。」   Han:「不急。」   顾暖意无奈地摇头,开始穿鞋子。   许至寒的微信名还是顾暖意改的,但不是顾暖意随便改,是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好听的微信名适合许至寒,之前许至寒的微信名可是大摇大摆的三个字——许至寒。   顾袁绍的微信名就多有趣,叫一条吃猫的咸鱼。   顾暖意快速下楼,许至寒就站在那里,如同风雪中傲立的梅花。   “你在微信上撤回了什么消息?”   “那个啊……”顾暖意说,“我哥生日聚会的酒吧地址,我以为我哥会给你发,就给撤回了。”   “那个时候我在上课。”简单解释了为什么没有及时回复消息的原因。   “没事的。”   “苏落的事情怎么样了?”许至寒帮顾暖意打开车门,顾暖意坐进去之后才回答:“我给她打了电话,她说不用给她请看护,可我还是有些不放心。”   许至寒绕到副驾驶座,系好安全带,对她说:“这两天书店的事不用太忙,多去陪陪苏落,她的情绪很不稳定,也是担心她出什么问题。”   “好。”   “待会儿避免不了要喝酒,你不能喝,全都给我喝,明白了吗?”   顾暖意有些讶异,原来许至寒也有这么霸气的一面啊。   许至寒给她的印象一直都是那种文文弱弱的书生形象,也没有见过他如此霸气的一面。   “你听没听到?”许至寒又问了一遍。   “我知道了。”   “你要是喝酒我饶不了你。”   “我知道了。”顾暖意重复。   她知道,许至寒其实也是有一点势力的,算不上是好惹的主。   “那就好。”   顾暖意知道,虽然这会儿是这么答应着许至寒,可是到时候,就怕她控制不住自己喝酒。   她不会喝酒,却又喜欢喝酒。   是很矛盾的体质。   许至寒打着方向盘,说:“你要是不老实喝太多酒,哥他估计会打死我。”   顾暖意或许没感觉,可是许至寒却是深切地能感觉到,顾袁绍是一个妹控。   “大哥大嫂也会来。”   顾暖意一惊,讶异地看着许至寒:“你该不会在逗我吧……”   许至寒丢给了她一个“你看着我像是在开的玩笑”的表情。   顾暖意突然知道了“悲哀”两个字怎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