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暖意很怕许至寒的哥哥许至谦。   倒不是许至谦针对她,从直觉上,顾暖意就很恐惧许至谦。   他和许至寒不一样,许至谦给顾暖意的感觉就是一句话:“生人勿近,懂吗?”   至于许至谦的妻子苏乐,就是个神秘的存在了。顾暖意嫁给许至寒也有一年了,虽然和许至寒住一起,但也回过许家几次,都没有见过她。   “你不用太担心的。”许至寒安慰她,“不会有事。”   顾暖意点头,其实心里是慌得要死。   ……   顾暖意他们到的时候,气氛已经很嗨了。   顾袁绍平时就很能玩,人自然也多,很多人顾暖意都是不认识的,更别说许至寒了。   有人拿着麦克风,站在桌子上,说“来来来,让我们来恭喜我们的顾大少爷,成功单身二十八年。”   很多人都开始鼓掌。   顾袁绍很不留情地站上去,踹了他一脚:“一边去!搞得我要单身一辈子似的。”   顾暖意笑了。   顾袁绍站的高,所以看到了许至寒和顾暖意,向他们招手:“暖暖!许至寒!这边!”   “哟,顾袁绍,你没说会有美女啊,还是这么正点的。”   “一边去,”顾袁绍坐在桌子上,“我顾袁绍就把话放这了,今晚上要怎么玩都可以,但就是她,不能碰。”为了强调,顾袁绍还拍了拍桌子。   说着,特意看了看顾暖意。   “知道知道,”有人应喝着,“顾大少爷的面子,终究要给的嘛。”   “对啊,顾大少爷的面子,总要给的。”角落里,有人拿着一瓶啤酒坐在那里,像是与世隔绝。   许至寒看了看全场,低下头对顾暖意轻声说:“那边沙发上有位置,过去坐吧。”   顾暖意点头,许至寒牵住顾暖意的手,带她走过去。   顾袁绍似乎对许至寒的表现很满意,继续招呼人:“来来来,喝酒喝酒!”   “我哥真实胡闹。”顾暖意忍不住说。   “算了,就让他玩玩吧。”许至寒站起身,“我去给你拿杯果汁。”   顾袁绍会让顾暖意过来,就一定有果汁备着。   许至寒站起身去拿果汁,回来时,路过桌子,顾袁绍不动声色地拉住了许至寒的胳膊。   许至寒配合地停下脚步,只听到顾袁绍说:“别让我妹喝酒,不然你知道后果。”   说完就放了手,继续和那群狐朋狗友喝酒。   许至寒淡定地走过去,将手中的果汁递给顾暖意:“你哥说了,待会儿要是喝酒,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顾暖意吐吐舌:“我哥才不会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但是他会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许至寒汗颜。   许至寒问:“来的时候我叮嘱你的话,记住了吗?”   顾暖意点头:“记住了。”   许至寒挑眉,明显不信:“复述一遍。”   顾暖意:“……待会儿不能喝酒,所有的酒都给许至寒喝。”   许至寒伸手,揉揉顾暖意的头:“真乖。”   “许至寒。”   “嗯?”   “你要是醉了,我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