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至寒。   ——嗯?   ——你要是醉了,我怎么办?   这大概是一年以来,顾暖意对许至寒说过的,最依赖的一句话了。   “我不会醉的,你放心。”许至寒把手放在顾暖意的手上,“因为不管怎样,我都要带你回家。”   顾暖意一愣,思绪飘得很远很远。   “我出去接个电话。”许至寒给顾暖意看了看手机,告诉她的确是有来电显示。   聚会没有正式开始,可是人多,都在喝酒玩闹,很吵,不适合接电话。   “嗯,你去吧。”   “记住,不要喝酒。”   “知道啦。”   许至寒点点头,走出去打电话。   许至寒一走,就有人拿着一瓶酒到顾暖意身边:“美女,赏个脸?”   顾暖意抬头,正是刚刚蹲在角落里的那个人。   “我不会喝酒。”顾暖意回绝。   “认识一下,就当交个朋友。”男人并不打算罢休,把酒递给顾暖意,“我叫张浩。”   “我不会喝酒。”顾暖意没接,接过了,就意味着必须喝,喝多少,那就不是她能控制的了。   “这么不给面子?”张浩冷笑。   顾暖意抬头看他:“这不是给不给面子的问题,而是我真的不会喝酒。”   “不就是喝酒吗,我替她喝。”许至寒拿过张浩手里的酒。   “你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   许至寒没说话,和张浩对峙着,顾暖意这才发现,许至寒手里握着的手机根本没有挂断。   不管方不方便,顾暖意伸手把电话挂了。   “怎么样,我替她喝。”见张浩不说话,许至寒又说了一遍。   “我就要她喝。”张浩指了指顾暖意。   许至寒冷笑一声,从旁边的茶几上拿起开瓶器,将酒打开,全部喝完。   中间不带停的。   “怎么样?”许至寒拿着空瓶子,问张浩。   “你会喝酒又怎样?我就是要她喝。”   张浩依旧不肯退步。   “她不能喝酒。”   “怎么的!还会死人?!”张浩拔高音调。   “酒我喝了,麻烦您让一让。”许至寒的脾气是好,可是不代表是任人蹂躏的角色。   张浩夺过许至寒手里的空瓶子,狠狠摔在地上。   原本吵闹的包厢瞬间安静下来。   “你喝不喝?!”这话是对顾暖意说的。   “她不喝。”许至寒将顾暖意往自己身后拉了拉,顾暖意担忧地看着许至寒,她很害怕,两个人突然动手。   “张浩,这么不给我面子?”顾袁绍拿着半瓶酒走过来,“我不是说了,别碰她。”   一看到顾袁绍,张浩立马怂了:“我不就开个玩笑嘛。”   “开玩笑啊?”   “对对对……”   “开的哪门子玩笑!”顾袁绍将就摔在地上,酒花四溅。   在场的人不禁倒吸了口凉气,因为知道顾袁绍不好惹,所以就算不讨好,也不能惹。   也有人想找顾暖意搭讪,但是忌惮顾袁绍,断了这个想法。   “来,说说,开的哪门子玩笑?”顾袁绍走近张浩,揪住他的衣领,“谁给你的勇气开这种玩笑?”   顾暖意倒吸了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