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顾袁绍冷笑。   惹都惹了,张浩索性破罐子破摔,“她到底什么人,一个两个男人护着她,挺会勾引男人的嘛。”   啪。   张浩脸上挨了一巴掌。   是许至寒打的。   “给我道歉。”顾袁绍说。   “你是不是找死?”张浩并没有理顾袁绍。   被无视的顾袁绍怒火更盛,一拳上去,张浩没有防备,摔在地上。   “OK,我的错。”顾袁绍后退两步,“是我没说明白。那我重新介绍一下。”   顾袁绍指着许至寒身后的顾暖意说,“这位美人儿是我顾袁绍同父同母的亲妹妹顾暖意,站在她面前的,是我的妹夫,许至寒。”   “明白了吗?”顾袁绍不忘问一句。   空气死一般地安静下来。   “明……明白了……”   有了第一个人,其他人也跟着附和。   “顾少爷真是霸气。”   门外突然响起掌声。   顾暖意一下子就慌了。   来的不是别人,是许至谦。   许至谦的手上,还搂着一个女人,脸上有些婴儿肥,看上去很是漂亮。   许至寒认真地打招呼:“大哥,大嫂。”   顾暖意也跟着打招呼:“大哥,大嫂。”   “哟。”顾袁绍走过去,“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许哥和嫂子啊。”严格来说,顾袁绍比许至谦还要小两岁。   “怎么,看见弟妹被欺负,还有只坐着看戏的道理?”   言下之意,是在讽刺许至谦和苏乐把顾暖意当外人。   “说的哪里话。”苏乐笑了,“我们才刚来,就看到你这霸气的一面。”   顾袁绍耸肩。   “不给至寒面子,就是不给许家面子。”许至谦说,“至寒,你看着办。”   “是。”   顾暖意下意识搂紧了许至寒的手。   本可以不用闹这么大的。   “没事的,暖暖。”许至寒拍拍她的手,安慰她。   张浩慌了。   惹了顾家不算,还多了一个许家。   “一杯酒的问题,至于吗?”张浩依旧死鸭子嘴硬。   “是是是。”顾袁绍嗤笑,“一杯酒的问题,是不至于,可是问题是我妹啊。”   “我妹不会喝酒。”   “暖暖,你告诉他你不会喝酒了吗?”顾袁绍把顾暖意从许至寒身后拉出来,手随意地搭在她的肩上。   “我说了。”顾暖意点头。   “许至寒,告诉他我妹的酒量。”   被突然点名的许至寒一个激灵,回答道:“我没记错的话,婚礼那天,暖暖只喝了一杯酒,跟我说她头晕。”   顾暖意讶异地看着许至寒,她没想到,许至寒会将这种小事记得清清楚楚。她当时是真的头晕,可是还要敬酒,不能坐下来休息,全程搂着许至寒的手不敢送开,害怕自己失态。   “许至寒,你怎么记得那么清楚?”顾暖意回头问她。   许至寒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傻丫头,关于你的事情,我一向很清楚。”   在场众单身狗:……措不及防的狗粮!   “所以,逼一个不会喝酒的女孩子喝酒,你算什么。”   “我没有逼她!”张浩继续狡辩,指着许至寒,“是他自己出来搞事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