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暖意没忍住,笑了。   许至寒看了她一眼。   脏水泼得太没水准了,许家二少爷许至寒,可是出了名的好脾气,还主动搞事情?那才叫怪了。   “所以呢?”许至寒反问,“就算真的是我先挑的事儿,可是你逼我妻子喝酒这件事,是板上钉钉的事实。我护着她,何错之有?”   这件事情算是没完没了了。   “许至寒,给我个面子。”顾袁绍开口,“带暖暖走。”   “好。”   顾暖意有些懵:“哥?”   许至寒顺势握住她的手:“走吧暖暖。”   顾暖意点点头,不明白顾袁绍要这个时候让许至寒带她离开。   “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开车。”在酒吧门口,许至寒松了手,“哪里也不许去,明白了没?”   顾暖意点头。   许至寒说话,得听着。   在等许至寒的几分钟里,顾暖意依旧觉得她不能这么一走了之,好歹,她也算是这件事情发生的起源。   可是偏偏聚会的发起人是顾袁绍,顾袁绍都下了逐客令,不走却又不合时宜。   实属尴尬。   “走吧,暖暖。”许至寒将车停在她面前。   “好。”   顾暖意上了车,靠在车上。   “今晚的事情你不用担心。”聪明如许至寒,知道顾暖意在想什么,“我哥,还有你哥,会解决好的。”   顾暖意一个激灵坐正,吓了许至寒一跳:“怎么了?”   “还能怎么?”顾暖意捂着头,“完了完了,我们出来居然没跟大哥说再见!我完了!”   许至寒:“……”   许至寒忍不住问:“你怎么那么怕大哥?他又不会吃了你。”   顾暖意点头:“可我就是怕啊。”   没有原因,就是怕。   许至寒失笑,认真开车。   前面有交警。   许至寒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居然一脚踩了油门,差点撞上了交警。   不单是顾暖意,许至寒本人也吓了一跳。   交警过来,敲了敲车窗……   ……   “行啊你,”交警写着罚单,看了许至寒一眼,“酒驾,还超速行驶。”   顾暖意忍不住说:“警察叔叔,我们这次真不是故意的。”   交警瞪了顾暖意一眼:“叔叔?我跟你差不多大,你叫我叔叔?”   顾暖意:“……”   还真看不出来。   许至寒失笑:“警察同志请多多担待。”   失策啊失策。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的,居然直接踩了油门。   交警也没为难,给了罚单这件事也差不多就过了,好在许至寒没有伤到什么人,不过这车要扣下。   一星期后去交警队那里取。   没了车,两个人只能走回去。   两个人就这么走着,天色已晚,路上的路灯又是忽明忽暗的,顾暖意一个没注意,崴了脚。   “没事吧?”许至寒半蹲下来,看着她的脚,“还能走吗?”   顾暖意摇头。   是真的疼。   许至寒背对着顾暖意,说:“上来,我背你。”   “不要!”顾暖意一口回绝。   她可是穿着裙子啊,若是让许至寒背她,岂不是会走光?   她才不要这么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