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至寒回头,刚想问顾暖意为什么,看到她的裙子的时候,一切也明白了。   他脱下自己的外套,系在顾暖意对腰间,自己则穿着一件白衬衫:“这里虽然有交警,但是不好打车,得走一段,才能好打车。”   许至寒打了一个结,使劲拉了拉,应该挺不错的。   “我背你。”许至寒重新转回去,这一次,顾暖意没再抗拒,爬上许至寒的背。   许至寒很高,至少在顾暖意看来,是特别高的。   顾暖意身高才一米五九,可是许至寒是整整的一米八九,两个人整整有三十厘米的身高差。   大概是怕顾暖意不舒服,许至寒的一步一步都走得很慢,但是也足够沉稳。   顾暖意忍不住问:“我……我是不是该减肥了?”   “没有。”顾暖意不胖,还是偏瘦的那种类型,背着根本不那么困难。   “要走多久啊……”顾暖意问,她是不敢让许至寒背她太久,总怕累着他。   “大半小时吧。”   “那许至寒,你还是把我放下来吧,我自己走。”   半个小时,不知道许至寒吃不吃得消。   “没事的,暖暖。”路灯照下来,两个人的影子被拉得很长,从影子上看,会觉得两个人很亲密。   可是偏偏有些人,看似亲密,实则毫无关系。   “暖暖,接下来,我会出差一星期。”这是许至寒作为丈夫对顾暖意最基本的尊重,不管去哪里,都会告诉她一声。   “你可以去苏落那里住。”许至寒接着说。   “好。”顾暖意应了一声,许至寒尊重她的意见,她去不去苏落那里住,他都不会说什么的。   “出差前,要回一趟家里,你跟我一起回去。”许至寒话音刚落,顾暖意心一咯噔。   到也不是许至寒的父母对她有多苛责,一年以来,许至寒和顾暖意都一起回去过,可是贺婉总会拉着顾暖意说话,给她灌输生孩子的思想。   顾暖意自己都哭笑不得。   这种事情不是应该顺其自然吗?许至寒都不急……   顾暖意咽了一口吐沫,问许至寒:“许至寒,如果爸妈让我俩生孩子,你……”   顾暖意不好意思说下去。   催生这种事儿,夫妻两个人都尴尬。   “没事的,暖暖。”许至寒失笑,“大不了,你跟妈说,是我的问题。”   顾暖意:“……”   他到底是有多乐观,才愿意说是自己的问题。   这个男人的脑子还正常吗?   顾暖意抬头,面前的路很亮,偶尔有几辆车路过,车速都很快,像是敢着去做些什么,这个城市,车水马龙。   顾暖意低头,许至寒背着她,虽然有些微喘,可是步伐依旧是不紧不慢。   “许至寒,你要是背不动了,就让我下来吧。”   许至寒没说话。   顾暖意也不知道自己说点什么好。   “暖暖,你真的想好了,要跟我过一辈子吗?”不远处,路中心的LED灯上还在提醒人们出行注意安全。   可是灯下的人们,依旧把车速开得很快,无视了LED灯的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