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回到家是晚上十一点三十五分。   虽然有电梯,可是从电梯出来,几步路,许至寒也背着顾暖意。   许至寒换了鞋子,也没有要把顾暖意放下来的意思,而是直接把她放到沙发上,脱下来她的鞋子。   脚已经肿了。   “你坐着别动,我去找点药。”许至寒说话的时候,顾暖意还是能闻到些许酒味。   没办法,他可是帮她喝了一整瓶的酒。   许至寒很快找到药,帮顾暖意揉脚:“你忍着点。”   清清凉凉的,但还是有些疼。   给过顾暖意抹完药,许至寒把药放好,说:“你困了就先回房间睡觉吧,我去洗个澡。”   “好。”   许至寒把拖鞋拿过来,放在顾暖意都脚边之后才去洗澡。   顾暖意看着许至寒的背影,觉得自己很对不起许至寒。   许至寒对她是真的好,可是她却对他一无所知。   顾暖意站起身,给许至寒去珠一碗清汤面。   她大概推算了一下时间,许至寒应该是一下课就过来接他,来不及吃饭的,饭都没吃就帮她喝了一瓶酒,也不知道他的胃受不受得住。   许至寒容易胃疼。   这个从床头柜里满满的胃药就能够发现。   像是有心灵感应似的,许至寒打开花洒,冷水从头浇下的那一瞬间,许至寒就捂着肚子。   胃疼。   许至寒忍着疼,调了热水的开关。   不能洗冷水澡,感冒了传染给暖暖就不好了。   许至寒洗完澡出来的时候,顾暖意都清汤面刚好出锅。   许至寒看到忙碌着的顾暖意,还是有些讶异的。   她的脚……   顾暖意已经把连衣裙换了下来,换成了睡衣,看到许至寒的时候,咧开嘴笑了:“许至寒,过来吃面。”   许至寒边擦头发边走过去,坐在桌子旁。   顾暖意将清汤面放到他面前,然后递给他筷子:“你吃吧。”   许至寒停下擦头发的动作,接过了筷子,看着自己面前冒着热气的清汤面,吃了一口,问她:“你怎么知道,我没吃饭啊?”   顾暖意笑笑,答非所问:“你快吃。”   热热的清汤面下肚,身子也暖了起来。   顾暖意顺便还给许至寒倒了一杯温水,他不怎么喝牛奶,所以倒了一杯温水。   许至寒身上穿着浴袍,头发没有完全擦干,还在往下滴水。   他没有戴眼镜。   顾暖意就这么看着,她都没发现,许至寒的睫毛很长,大概是一直戴着眼镜的缘故,所以她一直没有发现。   许至寒的皮肤也很好,看着就白嫩白嫩的。   微波炉“叮”的一声,她给自己的热牛奶好了。   顾暖意把牛奶拿出来,用剪刀剪开包装,倒在玻璃杯里。许至寒不怎么喝牛奶,不代表他讨厌牛奶。   清汤面吃完,胃也好受了些。   顾暖意收好碗筷,明天洗。   “暖暖,你脚疼,你就……别跟我一起回去了。”许至寒是替她着想。   她刚刚脚都崴了,他还说那种话,有点不近人情。   “我没事的。”顾暖意说,“该来的,躲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