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你知道的,我不想勉强你。”许至寒劝道。   “我知道。”顾暖意点头,“可是,夫唱妇随嘛!”   顾暖意笑了,许至寒也跟着笑了。   “要是想反悔了,随时都可以。”许至寒站起身,去找吹风机吹头发。   要不然今晚别睡了。   顾暖意握着喝了一半的牛奶杯子问他:“你觉得我哥会为难哪个张浩吗?”   “这可说不准。”许至寒踩着拖鞋,把毛巾从肩膀上拿下来,坐在沙发上,给吹风机插上电,“不过大哥和大嫂都在,应该不会太过分。”   许至寒清楚得很,顾袁绍就是个妹控。只不过是不那么明显而已。   顾暖意都为张浩捏了把汗。   顾暖意喝完牛奶,就把杯子给洗了。   “可是我总觉得,这件事不容易解决。”顾暖意将洗好的杯子倒放,这样可以让杯壁上的水珠自己掉下来。   她走过去,,走到许至寒的后面,拿过吹风机,帮许至寒吹头发。一年以来,她不是没帮许至寒吹过头发,所以她的一系列动作都很自然。   “你不用担心,万事有我。”   顾暖意笑了笑,没说话,两个人就那么沉默着。   他们两个人,有时候像好朋友一样无话不谈,可是有时候,像是两个陌生人,没有一点的话题。   许至寒的头发干得差不多了,顾暖意放下吹风机,搂住许至寒的脖子:“请问许至寒先生,对我的服务还满意吗?”   顾暖意有时候,就会开这样的玩笑。   许至寒没说话,只是拉住她的手,回头,正好对上她的双眸。   清澈明亮。   这是许至寒见过的最好看的一双眼睛。   许至寒闭上眼睛,吻上顾暖意。   顾暖意没有反抗,只是隐隐觉得,许至寒好像变了一个人,更温柔了,还……更喜欢亲她了。   脚下突然落空,顾暖意被许至寒打横抱起。大概是处于本能的恐惧,顾暖意搂紧了许至寒的脖子。   许至寒将顾暖意放在床上,她那如墨染般的长发散落开来,许至寒低笑,对她说:“我大概知道,为什么那个张浩要找你麻烦了。”   “啊?为什么?”   “因为你真的好看。”   顾暖意笑了,许至寒夸人真的从来一点都不委婉。   “那我不好看了,你是不是就要跟我离婚?”   “不会。”不会离婚的。   许至寒伸手,去解她的睡衣,这并不是他们的第一次,可是每一次,顾暖意都像是第一次一样,一个激灵。   “许至寒。”她轻声喊他的名字。   “嗯,我在。”   “你跟我说实话,你有没有喜欢上过什么人?”顾暖意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稀里糊涂地问出了这一句话。   许至寒多优秀一个人,就这么糟蹋在她手上了。   许至寒像是故意逗她似的,说:“你猜一猜。”   只有许至寒知道,那一句话,差点从他的喉咙里说出来——暖暖,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没有喜欢过什么人,但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暖暖,你知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