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暖意翻了个身,抬手揉了揉眼睛。   “醒了?”耳边传来的是许至寒的声音。   “嗯。”顾暖意应了声。   唐慕早就把视频通话给挂了,说是要睡觉,养精蓄锐,买最早的机票回国。   “几点了?”顾暖意问。   “十一点。”   顾暖意一个激灵,从床上跳起来,她居然那么贪睡!   许至寒穿上浴袍下床,拉开了窗帘,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竟有一些格外的温馨。   “起床啦。”许至寒刮了刮顾暖意都鼻子,“我们出去吃饭。”   “好。”   许至寒出去之后,顾暖意伸了个懒腰,然后才发现自己居然未着寸缕。   顾暖意的脸瞬间红了。   顾暖意穿上衣服,慢腾腾地从房间里走出来,许至寒站在厨房门口,手中还拿着一杯水。   “你胃还疼吗?”顾暖意问。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么问,可是就是问了。   “还好。一见到你,胃就不疼了。”明明是小情话,可是许至寒却说得一本正经。   顾暖意笑了,娇嗔:“贫嘴。”   真是拿许至寒没办法啊。   顾暖意转身去洗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顾暖意都觉得有几分不真实。   原来会有一天,她会嫁给自己不爱的人,然后让他在自己的生活里留下痕迹。   脖子上还有许至寒留下来的吻/痕。   顾暖意打开水龙头洗脸,果然啊,这世上的每一件事都是说不准的。   顾暖意洗漱完出来,许至寒就把手机递给她:“刚刚你哥打电话过来,什么也没说,让你打回去。”   “好。”   顾暖意有些讶异。   顾袁绍怎么会突然给她打电话?该不会是昨天晚上的事情闹到自家爸妈那里了吧……   带着忐忑不安的心,顾暖意拨通了顾袁绍的电话。   “喂?哥?”   许至寒走进书房回避,两个人是真的有事,不然顾袁绍应该让许至寒帮忙转达才对。   这点分寸,许至寒还是会把握的。   顾袁绍在电话那头深深地叹了口气:“我的亲妹啊,你最近几天千万不要去跟许至寒回去。”   “为……为什么……”顾暖意被顾袁绍搞得不好说自己已经答应了许至寒跟他一起回去。   “反正不回去就对了!你听我一次!”   可是她都答应了许至寒啊,许至寒这边要怎么说……   真的很难搞。   “我的亲妹啊,当哥求你了。”   “你好好说话。”顾暖意走回卧室换衣服,要出去吃饭,总不能是穿着睡衣出去的。   顾袁绍瞬间沉默了。   顾暖意:“……”   她深深地怀疑昨天晚上自家老哥受到什么刺激了。   顾暖意随手拿了白衬衫和牛仔裤,简约也不失规范。   “你到底说不说?”顾暖意脱下睡衣,套上白衬衫。   或许是顾袁绍吸引了顾暖意的注意力,顾暖意都没发现,自己拿的,是许至寒的白衬衫。   “算了,你要去就去,到时候别怪哥没提醒过你。”   说完就给挂断了。   顾暖意:“……”   有毛病呢这是!   顾暖意换好衣服,扎好头发,才去书房叫许至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