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至寒看到顾暖意穿着白衬衫的时候,微愣。   白衬衫对顾暖意来说有些长,所以顾暖意都别进牛仔裤里去了,还随意扯出来一些,看着就很清纯。   “好了?”   “嗯。”   顾暖意特意绑了高马尾,把脸完完全全露出来,刘海并不长,所以也不需要可以去弄。只是单纯吃个饭,顾暖意不想化妆,就涂了点素颜霜和口红。   简单,但也不会让人觉得随便。   唯一不好的是,没有头发的遮挡,顾暖意脖子上的吻/痕就明显露了出来,顾暖意用粉饼试着掩盖,但还是有些许痕迹。   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是看不出的。   “你的脚还好吧?”许至寒低头去看顾暖意的脚踝,“若是很疼的话,我背你下去。”   “我没事的。”   许至寒点头,顺手拿了充满电的手机和钥匙:“我们走吧。”   出门之后顾暖意才惊奇地发现,她和许至寒都是白衬衫和牛仔裤,还一样是白鞋子……看上去,两个人活脱脱地穿了情侣装。   许至寒明显发现了,可是什么都没表现出来。   顾暖意想死的心都有了。   出门刚好是中午,太阳毒辣得很,许至寒撑了把伞在两个人中间,看上去好不亲密。   “你想去哪里吃饭?”   顾暖意认真的想了想,都没想到什么好地方。   “好像没有。”   “那我就只能随便带你去吃喽。”   “遵命!”   顾暖意说真的喜欢和许至寒的相处模式,不用花太多时间去刻意了解,也不用想着要怎样才能讨对方欢心。   是很简单的在一起。   就像是当年那样。   许至寒的衬衫袖子挽得很高,为了配合她,顾暖意也将袖子挽上去了一些。   这个小动作,许至寒自然注意到了,他没想到,顾暖意会这样和自己做事。   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们都在把对方融入到自己的生活里?   “前提说好,难吃的话可不能打我。”   她怎么肯定打他嘛?听出许至寒这是玩笑话,顾暖意装做思考:“那不行,不好吃还是要找你算账的,回去跪键盘?还是榴莲?”   这种恶搞顾暖意只在网上听说过,想来倒也好奇,如果许大教授跪键盘,会是怎样的风景?   许至寒哭笑不得。   这么一来感觉他逃不出挨揍的可能了。   因为两个人都没有吃早点垫肚子,所以许至寒先叫了杯牛奶和一个蛋挞给顾暖意垫肚子,当然牛奶是不会让她喝太多的。   “许至寒,你不吃吗?”   “你吃就好了。”   “……”   顾暖意特别不能理解许至寒的脑回路,什么叫“你吃就好了”?说她能吃?还是真的再说自己不饿?   “苏落那边怎么样了?”许至寒岔开了话题,“我看,她的身体情况不是很理想,总是放着她一个人待在家里,总是不好的。”   顾暖意点头:“我也打算去找她好好谈一谈,万一她为了那个渣男自暴自弃可就不好了。”   许至寒笑而不语。   如果苏落知道,这世上有个人在悄悄喜欢着她,会怎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