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暖意以前不觉得,现在是真的觉得,人生最尴尬的事情就是走到哪里都有许至寒的学生。   许至寒看着她吃东西,然后递给她纸巾,明明两个人都没什么事儿,结果换另一个视觉看,两个人就跟撒狗粮没什么区别了。   许至寒一直没告诉顾暖意,她现在已经是学校论坛的红人了,若是她知道了,估计得几百年不出门。   她一向害羞。   周林站在不远处,去打招呼不是,不打招呼也不是,旁边的女朋友祁榕更是觉得尴尬,拉了拉周林的衣服:“我们还是装做没看到吧……”   周林是许至寒的学生,可祁榕不是,但是许至寒也记得她。   没办法,谁让祁榕经常陪周林上课呢,还被许至寒点过名。   许至寒的脾气一向很好,若不是学生激怒,定不会当众点学生的名字。   “不好吧……”周林还是有些纠结。   “算了过去吧。”祁榕说,“那边是师娘吧,先把师娘搞定。”   周林没好意思说,那天顾暖意来班上,周林是第一个叫顾暖意“师娘”的。   两眼一闭心一横,两个人挽着手过去了,实际上手抖得很厉害,许至寒是亲民没错,可同时也很有威严。   不然两个人不用纠结半天的。   “许教授好,师娘好。”情侣间的默契就是不一样,说话都这么齐刷刷的。   正在喝牛奶的顾暖意被呛到了。   许至寒哭笑不得,连忙拍了怕顾暖意都背,才抬头看着两个学生:“中午好。”   很显然,许至寒并没有把周林和祁榕之前在班上的闹腾记在心上。   许至寒打了招呼,气氛瞬间变得尴尬起来。   周林和祁榕面面相觑。   顾暖意好了很多,看向许至寒的两个学生:“你们也来吃饭的吗?一起吧。”   “谢……谢谢师娘。”   师……师娘……   顾暖意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两个人坐下来,许至寒将菜单递给周林:“不知道你俩的口味,你俩重新点。”   周林接过,更加不好意思。   “没事的。”许至寒说,“出了学校,你可以把我当朋友看。”   周林松了口气。   想起自己之前在课堂上的种种,实在是觉得自己对不起许至寒。   “对不起,许教授……在你的课上,我太闹腾了……”   “没事的。”   祁榕没在意周林和许至寒的对话,只是看着为了掩饰尴尬而在玩手机的顾暖意。   同样是女生,祁榕是看出顾暖意用了素颜霜的,可是就算是素颜霜,祁榕还是感叹顾暖意皮肤真好。   用不用素颜霜都没什么区别。   顾暖意当然知道祁榕在看她,就尴尬了,她怎么没化妆就出门了呢?有种给许至寒丢脸丢感觉。   “师娘皮肤真好,长得也漂亮。”祁榕由衷感叹。   顾暖意不好意思地笑笑:“你也很漂亮啊。”   祁榕看着顾暖意,心里是各种羡慕嫉妒,皮肤这么好,长得漂亮,说话还这么温柔……怪不得许至寒会娶她。   他们两个真的很般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