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接个电话。”许至寒站起身离开,去接电话,就剩下了他们三个人。   都说八卦是女人的天性,祁榕凑到顾暖意的旁边:“师娘,你和许教授认识多久了?”   “一年。”   祁榕想起之前班群上转发的通知,上面说许教授已经结婚了……那就意味着他们两个是……“闪婚?”祁榕很是讶异。   想起许至寒那清心寡欲的模样,看不出来居然是闪婚。   不过就算是闪婚,对象是顾暖意这样的美女也值了。   “不是……”顾暖意轻声否认。   “啥?”   “不是闪婚。”   祁榕这下子真的懵了。   不是闪婚那是什么……   顾暖意抿了抿唇:“我俩是因为父母之命结婚的,我第一次见他……是去婚纱店挑婚纱。”   “我的天啊……”周林也跟着讶异,“可是我看许教授好像很喜欢你呢。”   “是……是吗……”顾暖意特别不好意思。   祁榕跟着点头:“我也觉得许教授很喜欢师娘你。”   顾暖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真的,清心寡欲许至寒,”周林说,“你是不知道,我们学校多少单身女老师觊觎着许教授,可是许教授一个都看不上。”   然后突然有一天爆出这个清心寡欲的许教授结婚了……   “你开玩笑吧。”   “怎么可能。”周林伸出手,做发誓状,“我对天发誓,我说的一字一句都是真的,许教授虽然脾气很好,却不是那种好亲近的类型。”   看似平易近人,实则拒人于千里之外。   “是吗……”那她还是真的不了解许至寒呢。   “所以啊,师娘一定是幸福的。”祁榕说。   顾暖意哭笑不得,说不准明天她就和许至寒离婚了呢?   那样岂不是很尴尬。   “你们在说什么。”许至寒打完电话回来,问。   “没什么,你这么快打完了?”   “嗯。”   是唐慕打过来的骚扰电话。说自己太激动睡不着,要许至寒陪他唠嗑。   许至寒面子都不给地挂了。   还陪他唠嗑?   他自己都要陪老婆。   许至寒能想象唐慕在大洋彼岸都暴跳如雷。   “师娘你不问问是谁的电话?”祁榕脱口而出,平时周林接个电话都要经过他的同意,可是顾暖意都不问问许至寒是接的是谁的电话。   真让人怀疑她到底是不是许至寒的妻子。   顾暖意笑了笑,她能明白祁榕为什么这么问,祁榕说的,是每个恋爱中的人都会起的小心思。   可是她的话说出来,就会让许至寒很尴尬。   “没事啊,因为特别重要的电话,他会告诉我。”顾暖意看向许至寒,“我相信他。”   “我有朋友要从国外回来。”许至寒看向了周林,“到时候他会代替我上课一周,要是你……”   许至寒没说下去,但是言下之意也明显不过。   “我知道了许教授,我会认真学习的。”周林正襟危坐,向许至寒做出保证。   许至寒点头:“有这个觉悟就好。”   周林:“……”这和觉悟有什么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