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饭,许至寒去买单。   周林原本想一起的,AA制,但是被许至寒拒绝了。   许至寒的意思是,在学校外面不用拘束太多,既然是朋友,那就应该他来买单。   周林表示许教授真的太亲民了。   祁榕拿着手机,微信群里不断有人艾特她。   就在刚刚,她在班级微信群说了她见到许教授夫妻的事儿,于是众人齐刷刷艾特祁榕,要看许教授老婆的真容。   之前有人在论坛里说百度上能找到顾暖意照片,完全是瞎蒙的,没人放照片,不会相信虚实。   祁榕咬牙,回了一句:“让你们看一看原相机下的师娘。”   “祁榕,都叫上师娘了啊?这辈子就认定周林了?”   “哎哟喂,祁榕你要秀恩爱一边去,我是单身贵族怎么了?你要歧视我?”   祁榕没理会同学,而是在想有什么办法才会让顾暖意答应合影。   偷拍的话太明显了,她那种小伎俩是不可能瞒的过顾暖意都?   许至寒结完账回来,祁榕举手说:“许教授,介意合个影吗?”   许至寒对合影这种事情并不抗拒,看了看顾暖意,征求她的意见。   “我没问题的。”感受到许至寒的目光,顾暖意连忙说。   祁榕笑了笑,点开手机原相机,招呼服务生帮忙合影。   许至寒就站在顾暖意的左侧,手自然的牵着顾暖意,周林就不一样了,直接搂住了祁榕的肩膀。   合影完毕,服务生把手机还给祁榕,祁榕看都没看,就拉着周林同许至寒夫妻道别。   走出了餐厅祁榕才看照片,分分钟羡慕嫉妒恨,就算是原相机也很白好吧!   顾暖意一直都是坐着的,所以祁榕也没在意顾暖意都身高,可是从照片上看,可是最萌身高差啊!两个人妥妥的夫妻相。   祁榕都没有修图,直接把照片丢进了班级群里。   “我嘞个去……真的是许至寒老婆?”   “好清秀啊!”   “看着就好温柔……”   祁榕特别得意地回了一句:“那是,师娘要多温柔就有多温柔,声音就甜甜的。”   “真的好有夫妻相啊。”   “我死了……单身贵族已经没虐杀了……”   祁榕收了手机,可是刚刚这一幕,被周林看在了眼里:“许教授不是说过吗,不要打探他的私人生活。”   祁榕白他一眼:“我有吗?没有啊,只不过是要求合影了而已,我又问他们那年那月那日结婚吗?我又问他们什么时候要孩子吗?”   周林被祁榕怼得无话可说。   可是祁榕不知道的事,她前一秒发在班级群的照片,后一秒就有人发到了论坛上。   论坛上已经炸了。   一楼:“许教授结婚的事情实锤了?!”   九楼:“照片里搂着的那对情侣我认识,女的叫祁榕,男的刚好是许教授的学生,叫啥名字我给忘记了。”   三十三楼:“我怎么感觉不太像夫妻啊两个人……”   四十五楼:“楼主是哪里拿来的照片啊?”   四十六楼回复四十五楼:“祁榕发在班级群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