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暖意完完全全不知道自己行。已经是许至寒学校的红人了。   “我想去找找落落。”手牵着容易出汗,顾暖意索性搂着许至寒,“好好跟她谈谈。”哪怕好几次两个人差点在电话里吵起来。   “我跟你一起去。”   “好。”顾暖意点头,她不怎么抗拒许至寒的人和他做事的方式方法。   带着许至寒过去,或许还能帮她劝劝。   毕竟老师的口才一向很好,许至寒的也不差。   苏落开门,看到和顾暖意一起的许至寒,没有过多的讶异。   两个人结婚的时候,苏落是伴娘,两个人在微信上也是好友,不过不怎么聊天罢了。   “落落,你还好吧?”顾暖意连忙搂住苏落的手,“你都不让我过来看你,我就这么唐突地过来的。”   “没事。”苏落苍白的脸上扯出了一个笑容,“进来坐吧。”   顾暖意不由得佩服许至寒。   来之前顾暖意就和许至寒商量过了:“上几次打电话,落落都不让我过去,这次过去要不要提前说啊……不说的话感觉好不礼貌。”   “不用提前说的。”许至寒说,“你提前说了,苏落定不会给你开门,可是如果不打招呼就过去,苏落也不好意思把你锁在门外。”   思量再三,顾暖意选择听从许至寒的建议。   果然,苏落果然开门了。   “落落,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一进去,许至寒可以说被无视了,“你到底怎么样了,要不要再去医院看看?”   “我没事儿,真的。”   “你要我怎么相信啊……”顾暖意皱眉,“你这个情况,我真的放心不下。”   顾暖意握着苏落的手,苏落的手都是冰冷的,没有了以往的温暖。   看到茶几上的泡面盒的时候,顾暖意是真的怒了:“苏落!你就这么照顾自己的吗?!这就是你说的要我不必担心?你现在的身体情况你不知道?”   “暖暖,你别说了。”苏落不想听下去。   许至寒绕过两个人,去阳台给唐慕打电话,唐慕的声音里有些讶异:“许老二,你良心发现决定陪我唠嗑了?”   许至寒:“……”   良心发现?这个词怎么怪怪的……   “我跟你说正事,你还是过一个月又回来吧。”   唐慕:“……”   唐慕无语了三秒之后开始控诉许至寒:“许老二!你还是不是人!我都一年没回去了,你要我推迟一个月回去?怎么,机场是你家啊?”   许至寒看了看还在说话的顾暖意和苏落,才开口:“你知道,苏落一直都在H市吗?”   唐慕沉默了。   许至寒叹了口气:“你在S市那么久,却连苏落一次都没有遇到过,唐慕,这意味着什么?”   缘分是个很难说清楚的事情。   明明两个人就在同一座城市,还是不可能遇见。   就像是两个相爱的人走不到一起。   “苏落最近……很不好。”   唐慕都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她……她怎么了?”   “遇人不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