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老二你真不够兄弟!”唐慕骂他,“我告诉你了,我就订了机票回去!”   许至寒:“……”   许至寒挂了电话。   和唐慕是说不清了。   “苏落。”许至寒出声,打断两个人的谈话,“我要出差一个月,这段时间,能不能让暖暖跟你一起住?”   “啊?”苏落看向顾暖意,有点小纠结。   苏落喜欢一个人住,可是顾暖意……   “你为什么……”苏落没有问下去,问下去,谁都尴尬。   “是这样的,暖暖昨天扭伤了脚,所以你们一起住,我会更放心,更何况,暖暖很担心你。暖暖和你一起住……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苏落更纠结了。   许至寒说的话她都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如果你不愿意的话……”   “可以。”苏落打断许至寒,“可以的,没有什么不可以。”   许至寒点头:“谢谢。”   顾暖意越来越佩服许至寒了。   如果换做她,苏落应该会把她赶出去吧?把蹭吃蹭住说得如此合情合理,顾暖意还真不到第二个人这么说。   “说什么谢谢,暖暖是我的好朋友啊。”   许至寒笑而不语。   他和苏落并不熟,仅仅是偶尔接顾暖意回家的时候会见苏落几次,当初加微信的时候,苏落说:“你要是对暖暖不好,你给我走着瞧!”   顾暖意有苏落这么一个重情重义的朋友,许至寒都替她高兴。   这么说好之后,两个人也没有过多的停留就离开了。   和许至寒走在路上,顾暖意收到了苏落发过来的微信:“暖暖,如果你嫁给的是沈君似,你会不会比现在快乐?”   顾暖意心似乎挨了重重一锤。   沈君似……她没听到这个名字多久了?   顾暖意将手机收好,装作没看到,搂着许至寒的手撒娇:“老公,我想吃冰淇淋了。”   “好。”许至寒伸手揉她的头,“草莓味的?”   草莓味……   顾暖意想到了在商场的那天……居然被许至寒的学生看到了!   当时真的尴尬死她了。   “不……不要草莓味了。”她都要对草莓产生阴影了。   “那你要什么味道的?”许至寒低下头问她,“这附近刚好有超市。”   “我……我还是要草莓味吧。”   许至寒失笑。   顾暖意抬头看着他,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句话:“众生皆苦,而你是草莓味的。”   顾暖意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想到这一句话。她不可能对许至寒有感觉的。   顾暖意安慰自己,这是他的错觉,只不过是这句话很流行罢了。   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   “现在还早,有没有想要去哪里玩?”许至寒付了钱,把手中的冰淇淋递给顾暖意,有时候看顾暖意,感觉真的很奇怪,小小的一只,好想关起来当成仓鼠养……   许至寒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又是看到顾暖意都会有这种想法……   “不知道。”顾暖意摇头,目光都在冰淇淋上了。   “那我带你去游乐场。”   “好啊。”顾暖意并没有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