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至寒轻轻关上了房门。   顾暖意哭得太久,都哭累了。许至寒将她从卫生间抱出来,放到床上。   顾暖意还是在哭,许至寒说什么都没有听进去。   哭着哭着睡觉了。   许至寒帮她掖了掖被子。   许至寒走到书房,打开电脑,里面还有做了一半的授课PPT。   许至寒拉开书桌里的抽屉,里面有烟和打火机。   许至寒用食指和无名指夹住烟,嘴咬着烟头,用打火机将烟点燃。他的烟瘾并不严重,所以很少抽烟。   偶尔抽烟,那是因为自己真的需要一个发泄口。   他想起他去找手机的时候,因为光线昏暗,他就把手机里的手电筒打开了,搞得其他来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   许至寒自己都觉得幼稚。   看到手机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这是不是顾暖意的手机,便点开了屏幕。   苏落的消息映入眼帘。   许至寒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个小气的人,可是看到“沈君似”这个名字的时候,他都说不清心里是怎样的一个情绪。   怎么样啊许至寒,不管怎样,你终究成不了她心里的那个人……   许至寒这么问自己。   走出鬼屋的每一步,许至寒都觉得自己走得很困难,像是脚上绑了铁球一般。   走到鬼屋出口,大雨瓢泼,许至寒一想到顾暖意还在等他,就加快了脚步。   许至寒将烟从嘴里拿出来,抖了抖烟灰。   都说一见钟情是见色起意,日久生情是考虑余生。   许至寒自嘲地笑了笑,只能说,顾暖意从来没有考虑过他。   许至寒抽完烟就开始做PPT,等PPT做完,许至寒才给许至谦发过去消息:“哥,你爱嫂子吗?”   发完消息,许至寒改了自己的微信名,改成了“许你”。   顾暖意的微信名是“暖意绵绵”,加上他的“许你”,正好连成一句“许你暖意绵绵”。   许至谦和苏乐结婚已久,可是许至寒从来觉得,许至谦不是那么快乐。   他甚至从未提过自己爱不爱苏乐。   不管怎样,许至谦都比许至寒幸运得多,苏乐这个妻子,是他已经选的。许至寒就不一样了,商业联姻,一个赚取利益的工具。   许至寒没有等到许至谦的回复。   一抬头,就看到电脑上的时间。   19:27。   许至寒离开书房,打开/房间门,顾暖意还在睡。   怕顾暖意醒来会饿,许至寒就拿手机掉了外卖。   点的都是顾暖意喜欢的。   许至寒走到客厅,靠在沙发上。   四周很安静。   许至寒没有戴眼镜,身边的一切事物,都蒙上了一层雾。   许至寒揉了揉太阳穴,拿出手机,许至谦还是没有回复。   许至寒登录了另一个微信账号,立马被99+的群消息刷屏了。   都是班级群的消息。   许至寒一般情况都是不看群的,正打算删除聊天记录,眼睛里突然跳进一句话:“我觉得许教授老婆真的不怎么好看。”   许至寒点开了群聊。   发现聊的都是关于顾暖意的。   许至寒发了一个句号。   群里瞬间安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