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暖意醒过来的时候刚好八点整。   “暖暖,你醒了?”原本还在打电话的许至寒见到顾暖意,索性把电话挂了。   “许至寒,你看到了吧?”   “是。”   装傻有时候是个没意思的做法。   “你为什么不问……”顾暖意的眼睛红红的,从许至寒的视觉上看,居然有点觉得她在卖萌……   “暖暖,如果你有兴致,你会跟我说。”许至寒顿了顿,“如果我唐突的问,会弄得你手足无措。”   那不是许至寒做事的风格。   许至寒做事总是给人退路,不会让人感到难堪。   越是这样,越容易让人觉得他好欺负。   可放在顾暖意这里,就不会让她这么觉得。   她都替许至寒觉得委屈。   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说,被人打碎了牙也是咽下去。   顾暖意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口,摆摆手:“你若是想知道,自己去查吧,毕竟没有什么是你们许家查不到的吧。”   顾暖意想了想,又问:“你刚刚和谁打电话。”   “周林。”   顾暖意点点头,已经没话题说了。   “暖暖,你跟我过来。”   “嗯?”   顾暖意跟着许至寒走进书房,房间里的烟味已经散得干净了。   许至寒打开电脑,登录了学校论坛:“你来看看。”   顾暖意走过去,站在许至寒旁边,微微俯身,论坛上的字眼瞬间跳入她的眼里。   有说她好看的,也有说她倒贴的,更有甚者,直接说她配不上许至寒。   顾暖意本就不怎么好的脸色看着更不好了。   “论坛的事情之前,在你去学校的时候发生过一次。我让学校发了通知,让同学们不要再议论。这次事情的开端,是祁榕把我们的照片发到了班级群里,被有心人放到了论坛上。”这也是为什么许至寒会和周林打电话的原因。   许至寒边解释,边观察着顾暖意的脸色。   没有意料之中尴尬的躲闪的眼神,顾暖意笑了笑:“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啊,要不然我都不知道我在你们学校已经这么火了。我好歹也是个红人了,你以后可要对我好点。”   许至寒哭笑不得。   以他对顾暖意的认知,顾暖意应该感到难堪才对,可是她像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   “我明天出差,我会让人解决好这件事情,你不用担心。”   顾暖意笑着摇头:“我没事的。”   许至寒合上电脑:“你饿了吗?我点了外卖。”   “好啊。”   顾暖意不是特别饿,但是总得和许至寒聊点什么,不然会很尴尬。   许至寒还点了饺子。   顾暖意抱着那一盒饺子,拆开了筷子。   “许至寒,我们会离婚吗?”顾暖意把腮帮子吃得鼓鼓的,很是可爱。   许至寒拆盒子的手一顿,随即说:“暖暖,不要轻易提离婚这个词。”   顾暖意乖乖闭上了嘴。   她最近,是真的喜欢问这个问题。许至寒不是没有猜测,至于原因,很可能和那个叫沈君似的人有关。   可是顾暖意不说,许至寒直接问的话,倒显得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