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暖意是打算直接坐在地上的,可是许至寒不让,递给她一个抱枕,让她坐在抱枕上面。   “明天我先送你去苏落家,再去机场。”许至寒把一杯牛奶递给顾暖意,示意她吃慢点,没人跟她抢。   “不用,我可以自己过去的。”   “你确定?”   许至寒瞥了瞥顾暖意还在肿的脚。   在鬼屋摔下来的时候,顾暖意的脚是真的摔到了,所以看上去还比之前更肿了些。   顾暖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喝了口牛奶。   “待会儿你帮我收拾一下行李。”许至寒说,“我要去学校一趟。”   “啊?大周末还去学校?”顾暖意看着许至寒,有些不大相信。   许至寒点头:“我去一下学校,找周林和祁榕。”解决论坛上的事情。   顾暖意乖乖闭嘴了,许至寒都是为了她啊,她怎么还可以拦着呢。   “你帮我收拾一下衣服就好。”许至寒又说,“其他东西,我明天早上可以自己整理。”   顾暖意点点头。   吃完外卖,许至寒换了身衣服开车去学校,顺带把外卖垃圾拿下去了。   肚子饱饱的,顾暖意的心情也好了一些,去洗了个澡,洗完澡才帮许至寒收拾东西。   大概是平时顾暖意都不怎么关心许至寒,所以这下子,出差要带些什么东西都不知道,怪不得他说“收拾一下衣服就好”。   顾暖意把行李箱打开放在地上,挑了三套比较正式的衣服,两套休闲的衣服。挑完衣服,顾暖意也将一盒胃药放了进去。   虽说许至寒没把胃药说进去,可是他自己忘了带怎么办?   胃药,充电宝,蓝牙耳机什么都,顾暖意都给许至寒塞行李箱了。   不知道许至寒用不用得到,但是防患于未然也没有坏处。   另一边,周林把祁榕从女生宿舍喊出来,换来了祁榕的强烈不满:“周林你要死啊,还有三分钟就门禁了,你要我晚上没地方睡?”   周林无语地看了她一眼:“许教授和校长让我们过去。”   “干……干什么……我,我没有犯什么错。”祁榕有些慌乱,因为她知道,在这种事情上面,周林从不撒谎。   “先去了再说。”说着周林就拉起祁榕的手跑去教师办公区。他不好直接说许至寒已经找过他了,要不然祁榕是定不会跟他一起去的。   两个人站在许至寒和校长面前,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论坛上的事情,我想要一个解释。”许至寒点头。   祁榕却还在懵圈:“论坛?什么论坛?”   周林小声对她说:“你自己看论坛。”说完,有对许至寒说:“许教授,这次真的是个意外,祁榕不是故意的。”   怎么还扯到我了?祁榕要多讶异就有多讶异,连忙拿出手机登录论坛。   看到照片被贴在上面的时候,祁榕的脸色都不对了。   “我……我没有。”祁榕收起手机,对许至寒说,“许教授,我真的没有发在论坛上,真的没有。”   许至寒身子微微靠后,看了看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