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示着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过第三遍的时候,前头第一排趴着睡觉的顾小调终于抬起了头。   正将卷子收入已经打开的密封袋里的老师垂眸看了顾小调一眼,摇了摇头。   顾小调透过自己微微还有些红肿的眼缝,跟监考老师对上了视线。   老师轻轻勾唇笑了笑:“这位同学,你知道今天是什么考试吗?”   顾小调伸手揉了揉眼睛,点头:“高考啊,最后一门理综啊,怎么了?”   老师呵呵笑了笑。   那个笑容带着一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你既然知道,竟然还睡了一个小时?”   理综考试一共是两个半小时,而这个长的十分漂亮的女同学通过检查进来之后就开始睡觉,中间起来了一次写了一些题目,然后就继续趴下去睡觉了。   老师对于这样的学生就有一种非常看不惯的心理。   但看不惯又能怎么样呢?   高考这样一个重要的日子,就在刚才结束了。   老师叹了一口气。   他每次看见这样的学生其实就很想教训一下,但看见这个女孩子长相实在是漂亮,看起来有一种天然的楚楚可怜的味道,他就不忍心开口了。   高考睡觉的人不少,但这个女孩子这样的,老师监考了这么多年,还就只看见这么一个。   “祝你能够考出一个好成绩吧。”老师临走的时候还转头对女孩子说了一句。   顾小调啊了一声,因为刚才睡的并不是非常的好,所以现在她整个人还有点懵懵的状态,直到老师的背影已经到了门口了,才慢慢的说道:“承老师吉言,谢谢老师。”   ……   顾小调回到家里的时候,就看见自己的东西已经被收拾了出来。   顾小调的东西不多,也就是两个密码箱再加一个书包。   但当她看见自己的书包被随便的丢在地上的时候眉头轻轻一皱,加快了几步走过去,将考试用的东西随便塞在了口袋里,伸手就把地上的包被捡了起来。   已经有些老旧的公寓门被打开,从门里出来的人刚好看见了顾小调,开口说道:“哟,回来了?你的东西已经收拾干净了,其余的我看你用不上的东西都给你丢到垃圾桶了,你自己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可捡回来,你今天刚好满十八岁,我们就不再对你有监护义务了,我记得上次你小姨过来好像是给了你一笔钱的吧?应该够你生活了,我们家也实在是住不下了,你就自己去找地方住吧,实在不行直接买票去你小姨家里也行。”   说完公寓门就被关上了。   砰的一声,不算特别响,但却让顾小调的心直接沉入了谷底。   如果不是亲临现场,亲耳听见,顾小调其实是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姑姑是这样的人。   她的耳边不由的就冒出高考前一天自己姑姑说的话——   “小调,你知道的吧,你姐姐前几天跟你那个狗比姐夫离婚了,她一个人,又带着一对双胞胎,根本就没有地方住,只能回来住了,我们这个公寓原本就不大,你读高中到我们这里来住其实原本我就不乐意的,但当时你小姨时候的那个什么监护人之类的可以拿到你爸爸当初的抚恤金,我才答应的,小调,高考结束的那天你就满了十八岁了吧?监护人这个东西也不好使了,我们就实话实说了,你就去找别的地方住吧,好吗?”   顾小调以为,不管怎么说,他们都会给自己多一点时间,但她怎么都没有想到,高考结束之后回来要面对的,竟然是这样的一片狼藉。   顾小调沉默的将自己口袋里的高考用具拿出来丢进了书包里,又将两个密码箱归拢在了一起,才缓缓的转头,看向了一边的垃圾桶。   这个公寓小区的垃圾桶每天都有一些年纪大的老人家在收拾,顾小调看过去的时候,正好看见一位拾荒老人正从一个黑色的垃圾袋里掏出了一个红本子。   顾小调的瞳孔微微一缩。   她快步走了过去,对着老人的背影说道:“不好意思大爷,那个东西是我的,我姑姑不知道那是我的东西,给我丢掉了,你能还给我吗?”   老大爷似乎是有点耳背,听了顾小调的话之后,只是稍微的停顿了一下,就直接掏出了那个红色的,看起来材质还挺好,应该可以卖钱的本子往自己脚边的蛇皮袋里丢。   顾小调的眼睑重重一颤。   她几步靠过去,伸手抓住了那个红本子。   垃圾桶的边上散发着浓浓的馊味,让有点轻微洁癖的顾小调觉得格外的不舒服,但她还是看着面前的老人,神色坚定的说道:“不好意思大爷,这是我的东西,请你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