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夙忘尘面色不善,周身寒气骇人,守门的看她脖子上挂的六星钻,都连忙给她让道了,谁都知道这个是瑜神殿先殿主瑜梧留给最小弟子夙忘尘的成神礼,六界行走均无需通告,自然不敢阻拦。   找到白西若时,他正坐在月神宫的莲花池岸,惆怅的看着漫天星辰,手中揪着一颗荷叶,一脸愧色难当。   “白西若,让你帮我照看夙缘山,你就是这样给我的交代是吗?亏我满心满眼的对你的信任。”夙忘尘压不住的暴躁终于找到出气的口了。   白西若扭头看了一眼她,又转了回去,幽幽怨怨的飘出一句:“对不起。”   “一句对不起能解决事情吗?”   “不能。”白西若不敢看夙忘尘,“我任你处置。”   “我想把你扒了扔去鬼魅之地。”   “你扔吧,反正我也无脸见你了。”   “呵,那也太便宜你了。”夙忘尘没好气的说。   “无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听你的。”   “你说的啊!”   “嗯。”白西若点头如捣蒜。   “先给我寻个住处,然后把我的夙缘山重建起来,最后我有问题问你。”夙忘尘坐到了白西若旁边,叹了口气。   “要不你现在问?”   夙忘尘一个眼神过去,只听白西若“我现在就去帮你找住处”,然后转眼就不见了。   就在夙忘尘神游天外之际,月神婀娜多姿的走了过来,令夙忘尘一阵慌神。   要说天宫第一美人,自然是非月神莫属。   一张鹅蛋脸吹弹可破,一双大眼睛里像是嵌入了星辰的璀璨,小巧高挺的鼻子下,一张樱桃小嘴惹人怜爱,配上轻柔的美妙嗓音和完美身材,无论是谁都会心中暗赞一声美人。   “神女可别生气,西若最近可是忙坏了呢。”月神浅笑安然的落座于夙忘尘对面的长椅上。   “月神何时与白西若这般熟了?”   “也就最近这段时间,发生了一些事情。”月神斟了两盏茶示意夙忘尘过去坐,像是要告诉她些什么。   夙忘尘将信将疑的坐了过去,开门见山的说:“我离开的这段时日,他又鬼混了?”   “不算鬼混,只是,动了情,情深不能自已,做了错事。”   “可否细说?”   “你前脚走,后脚升上来个小仙,归于我这宫中。一日西若前来讨杯茶喝,二人便相遇了,说来也算是缘分。”   月神不紧不慢的喝了口茶,才继续说道,“本来我是想着,西若的性子你也知道,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玩心重,相处一段时日便厌了,总不会要讨个刚上来的小仙子,没想到……唉。”   即使月神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夙忘尘也能迅速想到,必是白西若自此沉沦,不顾一切,然后犯了错事。   “那姑娘怎么样?”夙忘尘有点同情白西若了。   “那姑娘其实是云莱山式河的千金。”月神悠悠说了一句。   “式河是谁?”   “当年神妖大战牺牲了的一个法力高强的仙。反正事情蛮复杂的。我们还是先说西若的事嘛!”月神面色有些凝重。   “好。你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