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胆孽女,你竟敢潜逃,是要本相全府给你陪葬吗?”
  眼前模糊不清,耳边嗡嗡作响,浑身还冷的要死。莫雨苓就是被这一声吼给骂醒的,随即睁开眼睛打量了四周环境。
  “这都被抓了!”
  莫雨苓一身狼狈,柔软的发丝间是枯叶,身上的罗裙沾满污渍,一张小嘴吐着泥水,整张脸已经看不清本来的容貌。
  走近些还能闻到身上的臭味。
  莫雨苓从地上挣扎着爬起,倔强的昂起头,看着她爹。“那你是要我给那劳什子皇子陪葬吗?爹,你看看那人,脸比鬼白,体比女弱,走一步喘三喘。让我嫁过去那不就是去给他陪葬吗?我不嫁。”
  三日前偷听到这卖女求荣的消息后她就开始准备逃,谁知被发现关进小黑屋。昨天晚上好不容易打断桌角做成根棍子打晕送饭人出逃。
  谁知一出门就开始下暴雨,接着又从围墙上掉下,摔进牛屎堆,后来更是迷路……
  结果没逃出半里路被抓回。
  相爷被气的头顶发热,指着女子的两根手上下剧烈的颤抖,“你……”说着胸口就开始剧烈的起伏,步伐不稳,眼冒金星。“你……”
  一旁的夫人连忙扶住相爷,叫人端过茶水,给他顺气,“老爷别生气,气大伤身。雨苓快给你爹道歉,说嫁给二皇子,别让你爹操心。”
  雨苓一双贼溜溜的眼睛四处张望,寻找漏洞好出逃。“嫁人我嫁,可是陪葬不去。让我陪葬还不如现在就打死我。”
  相爷微微平复的心情又被雨苓一语激怒,与其让整个家族为她陪葬还不如现在打死,就当没生过这个女儿,于是盯上那根桌腿。
  雨苓眼看相爷盯上那根棍子,心里顿时察觉不好。“你要是打死我,就是对皇上不敬,欺君罔上胡作非为!”
  夫人瞧着相爷也是真的动怒,从中缓和道,“雨苓你说陪葬这话从何说起,咱们莫家本就是医药世家,而你号称天才小神医,这有何难?”
  莫雨苓听完兹嘴咋舌,“嗷,原来你们真的是卖女求荣!”
  相爷捂着心口,招手就涌进几个家丁,一人手里一条绳子,“孽女,圣旨一下你就是死也得死在太阳宫。”
  圣旨一下!
  莫雨苓眼睛亮了亮,就是说还没有下。那就让圣旨没法再下……
  啊,全身怎么突然无力了?
  在看到她娘那收手回衣袖的动作时一切明了,“你竟然给我下药!”
  夫人迷之微笑,体贴的问相爷,“老爷,这下你可以放心回屋歇息了吧,她这药没个三天动不了。等三天后她就已经嫁给二皇子成了皇子妃。”
  莫雨苓一再哀求道,“娘我错了。爹。你放开我吧!”
  俩人走的义无反顾头也不回。
  莫雨苓越喊声越小,脸上扬起得意的笑容,“如果你们不回,那我就得……”
  走了。
  只是挥手的瞬间欲说话的家丁就被放倒,莫雨苓拍拍手收起迷药。
  “哼,迷药对我会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