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神……救我……救我……’彤云此时才意识到,在九重天过惯了嚣张的日子,早已忘了眼前的两个人曾经的身份…… 一个是前战神麾下的大将,一个现在仍然是百草之王…… 然,此时的醉鸳哪里还看得到彤云眼里的求助和祈求,纵使心里对花影和鬼鹤有再多的不满,此刻她也不能表露出一丝一毫,淡淡一笑道:“是我这不懂事的侍女冒犯了,若是挑了筋断了舌你们还不解气的话,那我就把她交给你们,生死由你们定,这样如何?” “不必了,”花影冷笑一声,“上神还是管好你手下的人吧,我们千月山可不想收了这种人的尸体,怕会脏了这土地。” “既然如此,”醉鸳转头看向彤云,抬手将一颗药丸送到她嘴里,“你就回九重天里领罚吧,把紫云换来。” 看到醉鸳眼底的冰冷,彤云眼里的希望终于消散,她垂下头,终是为自己的嚣张付出了剃去仙骨的代价。 “请吧,上神。”见醉鸳处置了彤云,鬼鹤也没再多说什么。此处是千月山,是千云子领地,即便是天帝,在此处也得收敛七分傲气。但是再怎么说,醉鸳于南寂有救命之恩,他还是要懂得适度忍让的。 “嗯。”醉鸳点点头,走在最前面,未曾留给南玖一个正眼。 然而南玖也不在乎这些,不就是一个上神么?在师父的地盘上,她有何惧? “阿玖,阿玖……”花影拉住南玖的袖子,小声喊道。 “怎么了,花影?”南玖一脸不解地看着他。 “你确定你就这样回去?”花影上下看着浑身是泥土的南玖,略带嫌弃地说,“尊上可是有洁癖的……” “哦,”南玖扯了扯自己的衣服,“但是弄脏我衣服的是你啊!” “嘿!我什么时候……”花影忽然噤了声,因为他想起来刚刚放出藤蔓的时候,泥土迸溅起来…… “喂,臭丫头,我那可是为了救你!”花影揪着南玖的耳朵说道。 “松松松手!”南玖拍掉花影的手,白了他一眼,“我可是女孩子,你别总对我动手动脚的。” “呵呵,”花影冷笑一声,“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你看看你,哪里有一点女孩子的样子……啊!” 南玖收回脚,慢条斯理地拍了拍衣服,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花影,做了个鬼脸。 “臭丫头……”花影吐出嘴里的土,愤愤地瞪了一眼前面那个略嚣张的背影。 ---------- 南寂站在门口,看着挂在门上的牌匾,略满意地点点头。这座小院本无名,但是架不住南玖的撒娇,南寂最终起了个名——归园,意为不论走多久,走多远,此处永远等着你归来。 想到自己小徒弟为了起名拉着自己袖子撒娇的模样,南寂不禁觉得好笑,“倒是收了个黏人的小徒啊……” 站在不远处的醉鸳看到向来冷清不近人情的南寂,此刻竟望着一块牌匾露出这般温情的笑,藏在广袖下的手不禁攥紧了拳头。 一年不见,她越来越不认识他了……这种陌生的感觉让她心生恐惧。 “南寂……”醉鸳终是没有忍住,抬步走了过去,打破了院中的宁静。 听见这声音,南寂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他回过身,便看见身披锦霞玉缎,款款婀娜向他走来的醉鸳。